皇后的新衣

第九?(1/2)

    这便要从以前说起了。苏府早些年只有一家,老太爷苏清波有一个弟弟名叫苏清河,苏清河官升从一品的两广总督后,便跟苏清波分了家,在将军府对面的杨柳胡同另外建了府邸。兄弟俩虽分了家,但关系依旧很好,两家来往密切。将军府和总督府的孙儿辈人数众多,便各按各的排序,孙女则是两家的姑娘一起排序。将军府统共才仨姑娘,苏禧之所以排第九,是因为总督府上头还有六位姑娘呢!

    苏家的姑娘起名都从凌从草,唯有苏禧特别些,是按照苏家的男儿辈起名的。

    盖因殷氏怀孕那年,老太爷领兵出征,九死一生,最后终于得胜而归。刚到家,苏禧便迫不及待地从殷氏的肚子里钻了出来。老太爷说苏禧是他的小福星,又因苏禧是最小的,难免多一份疼爱,是以起名字的时候,便跟着几个哥哥起了个“禧”字。

    苏禧走到老太太跟前,脆脆甜甜地叫道:“祖母。”

    老太太拉着她坐到软垫上,瞧着她看,心疼道:“怎么几日不见,就仿佛瘦了一圈儿?可是下人伺候得不尽心,慢待你了?”

    倒也没有老太太说得那么夸张,不过短短几日,哪能瘦得这般快?不过如今苏禧最爱听这样的话,她捧着脸,一双水眸亮晶晶的,惊惊喜喜地瞅着老太太,“真的瘦了么?祖母再瞧瞧,哪儿瘦了?”

    老太太被她这模样弄得忍俊不禁,但还是不忘说教:“瘦了有什么好的?依我说还是胖点儿好看,小姑娘家家,有肉才有福气,我瞧着你如今这样就极好。”

    苏禧嘟嘴,心想那是因为你们都喜欢她,所以她怎么样都是好的。上辈子自己就是听信了这些话,所以最后才放纵自己胖得没边儿了,这辈子她可能不能再信了。苏禧挽着老太太的胳膊,一边做出乖顺的模样,一边又对老太太的话左耳朵进,右耳朵出。

    老太太又说起另一件事儿:“听说殷氏给你找了个教仪嬷嬷?”

    苏禧点了点头。这事儿是苏禧先提的,她这辈子若是不想被傅仪踩在脚下,光节食还不行,更要塑造仪态。苏禧只跟殷氏提了一提,没几天殷氏便找来了宫里的旧人叶嬷嬷。这位叶嬷嬷不仅资质深,为人更是严厉。苏禧性子懒惰,配这样的人正正好,连偷懒的机会都没有。

    “叶嬷嬷每天早晚都会训练我半个时辰,还教了我许多塑身的法子。”苏禧道。

    老太太“哦”一声,疑惑道:“早晚半个时辰?我记得你这丫头最懒,能做到吗?”

    “祖母。”苏禧打断老太太的话,往老太太怀里一钻,蹭了蹭道:“我才不懒。”

    苏禧三岁时跟着苏大老爷回过一趟江南老家,在江南待了整整一年。回京后便学会了江南那边儿的人说话,吴侬软语,绵软动听。尤其是苏禧想撒娇的时候,拖着软软糯糯的腔调,那声音仿佛浸了蜂蜜一般,听得老太太心都软了。便是一旁的苏凌蓉和苏凌芸同为女子,此时也不得不承认,这声音委实好听。

    苏凌蓉冷眼瞧着苏禧,见她今日穿得跟平时有些不同。桃红色凤穿牡丹夹袄下一条月白色的月华裙,方才苏禧进来时,裙襕摆动,裙幅轻摇,仿佛流转的月华,这般素净的颜色,搭配桃红色的夹袄,一艳一素,倒是意外地好看。

    苏凌蓉自然认出那是绣春居的裙子。绣春居的衣裳一个款式只做一件,没有重样的,外面即便想买也买不到。

    苏凌蓉的父亲苏扬是庶子,何姨娘去世后,是老太太将他抚养成人的。苏扬虽从小养在老太太膝下,但到底隔着一层,不是亲生母子,便不如大老爷、三老爷跟老太太来得亲近。也因此,老太太对苏禧更为上心,有时反而忽略了另两-->>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