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回大明朝

第五二五章 天下之主(1/4)

  广州。

  皇宫太极殿。

  “他倒是狡猾。”

  皇帝陛下冷笑道。

  杨相国的漠北突袭战很成功。

  就是损失大些。

  他带着包括三万蒙古和女真精锐在内的五万骑兵,一人三匹马从宁夏北上,半个月突击两千里,最终在哈拉哈河畔突袭外喀尔喀各部越冬的营地。后者猝不及防,根本没有任何准备,实际上他们哪怕最可怕的噩梦中也没想过,零下三十多度的严寒中居然会有人突袭他们,这完全就是不科学的。

  结果外喀尔喀各部被围歼,漠北之战斩首一万,俘虏包括外喀尔喀首领素巴第在内两万男女老幼。

  缴获马匹牛羊无数。

  但是……

  零下三十多度啊!

  哪怕那些蒙古和女真都是抗寒能力强的也不行啊!

  这根本就不是抗寒能力问题。

  抗寒能力再强,寒冬里漠北蒙古人也是躲帐篷里,女真也是同样躲在房屋里,出去浪的结果一样是多半变冰雕,所以连红巾军在内,总共冻死七千冻残一万。

  再加上作战的伤亡,五万大军伤亡近半。

  至于各部死伤比例差不多。

  红巾军虽然抗冻能力差,但胜在装备优良,都有专门的防寒服,也就是皮草的棉大衣,另外也有专门的皮制帐篷,而蒙古和女真本身就是冬天在这种地方生活的,毕竟四平的冬天也不比蒙古高原暖和多少。所以无论红巾军蒙古还是女真,在这一点上基本没什么区别,杨相国在一碗水端平的问题上还是值得肯定,然后死伤比例也基本一样。

  但有一点不一样啊!

  红巾军这点伤亡就是回去一道征兵命令而已。

  各地预备役会在一个月内让半残的第一骑兵军满血复活的。

  可女真和蒙古的损失,恐怕需要几十年去补充,毕竟他们的人口增长率低的可怜,而且最近这些年都快负增长了。

  “好一招毒计,以红巾军骑兵真要清剿,恐怕得伤亡五万才能完成对各部这个程度的削弱,可用这种手段仅仅伤亡几千人,就让各部去了半条命,而且还一举端了素巴第。更重要的是各部还没有怨言,毕竟红巾军的损失不比他们少,更重要的是杨丰真给银子,活着的人拿着他给的银子只会为他欢呼。至于那些冻死在漠北的就没人管了,死人又不会说话,死了就是死了,活着的为杨丰欢呼,死了的在草原只能变枯骨。”

  熊廷弼说道。

  的确,死人又不会说话。

  活着的反而在为杨丰欢呼。

  为什么不欢呼?

  杨丰给了他们银子,一个首级五十两,全都兑现了,宁王自己赏五万两银子,郡王,公爵都是三万,剩下那些封爵人人有重赏,杨丰虽然让五万大军死伤过半,却拿出一百多万两赏赐。

  伤残的被他带回内地,安排到各处民兵旅养牲畜。

  毕竟民兵们需要懂这个的。

  还有谁能比这些世代生活草原的牧民更懂?

  死了的妻儿他养。

  汝妻子吾养之,你安心去死吧!

  封爵们带着银子回去享受,普通士兵有首级奖励,伤残的到大明过好日子,孤儿寡母跟着相国南下另外找男人从物质到精神上补偿她们,除了冻死草原的枯骨,剩下可以说是皆大欢喜,从此他们只会歌颂杨相国的伟大。至于枯骨就只能是不会说话的枯骨了,难道他们还能从冰冻的草原上爬起来找杨丰算账,经此一役蒙古女真各部全都人口暴降,就算以后还想搞事情也没那能力了。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