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回大明朝

第五二二章 我杀人放火但我是个好人(1/4)

  李成梁当然很清楚,这根本就不是沐睿想的,而是万历让沐睿转告他的……

  万历不可能放心他。

  李家的这些家丁是只忠于他们李家的。

  这些家丁眼中没有皇帝。

  他们里面很多甚至根本就不是汉人,而是李成梁招纳的蒙古女真,把这些只忠于李家,但不忠于皇帝的放到内地,皇帝还怕被谁收买然后攻打皇宫呢!就现在皇帝的风格,想弄死他的人绝对比想弄死杨丰的多,毕竟大家都知道弄死杨丰的难度实在太高了,根本不现实,但弄死他相对来讲就现实多了。李家和沐家不一样,沐家是真忠心的,因为沐家这个集团就是忠心的,他们是旧军户集团,和李成梁这种私人佣兵集团不一样,后者属于有钱就办事。

  包括弄死皇帝。

  无非就是出价多少而已。

  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把他们直接踢的远远的,而缅甸就是个很适合李家的地方。

  这样即可以让那些武将们看到皇恩浩荡……

  真的皇恩浩荡。

  毕竟有沐家的例子在那里。

  现在李家也可以像沐家世镇云南一样世镇昭南,可以说富贵荣华与国同休。

  谁不羡慕?

  以后谁不为皇帝拼命?

  同样以后也不用怕缅甸的土司们造反了。

  谁敢造反放李家过去杀就行。

  李家也不会背叛大明,毕竟他们以异族镇压缅族,肯定不会得到土人的忠心,倒是会成为土人仇恨的主要目标,想长久在缅甸作威作福,就不能没有大明的撑腰,否则无非几千家丁而已,再能打又怎样,只要缅人不停拼命,他们终究有耗尽的时候。

  可背后是大明的百万军队就完全不一样了。

  然后剩下就是给皇帝收税了。

  缅甸土司也交税。

  虽然后来和内地土司一样的确也自己不交了,但缅甸土司在法律上真交税,而且也是和内地土司一样的包税制,最多的每年一千多两银子,连莽氏的缅甸宣慰司也交税。

  交黄金。

  每年一百多两。

  明朝对缅甸至少早期是真正意义上的统治。

  每年必须交税。

  哪怕莽应里北上攻打蛮莫,也是喊着他是为大明除害。

  李成梁坐镇昭南,在阿瓦设立昭南布政使司,然后朝廷派驻官员,巡抚,布政使,按察使,各地兵备道分守道这些全配上,剩下就是向各土司征税了。同时朝廷借此控制孟密的宝井,思忠死了,孟密宣抚司直接废除就行,本来这些家伙朝秦暮楚几十年了,也该算算账了。然后孟密直接变成朝廷直属的府,召集商人过来雇佣土人开采宝石,然后这些宝石还是由沐家加工并卖给南洋公司,南洋公司继续向海外销售。

  这就是皇帝陛下的设计。

  说到底昭南能给大明带来的利益有限。

  甚至不如安南。

  安南核心区至少属于文明社会,昭南是真正蛮夷之地。

  只要控制宝井就行。

  其他没必要在意,封出去是成本最低的。

  所以……

  “押往奉天献俘太庙。”

  一个时辰后,李成梁就站在阿瓦城的尸山血海中,面对了被拖到自己面前的雍罕。

  后者满腔悲愤的吼叫着。

  不过他的话李成梁也听不懂。

  “昌黎王,他骂您是个骗子,是个卑鄙小人。”

  翻译小心翼翼地说道。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