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门仙道

第444章 进入结界下酆泉(1/3)

    “这还差不多,这人太恶心了,这么说来,你们在他身上留了后手?”

    李逍遥没有否认,点点头说道:“有一点,不过,这不便告诉你。”

    云十三也不以为意,不说就不说吧,看来也不是什么光彩的手段,他甚至怀疑,玉溪小男孩的不男不女又不是太监的状态,都与留仙派有关。

    不过,这是别人的事情,他没有必要同情这样恶心的人,不管葛瑞向怎么对付他,那也是为了报仇。

    想了想,问道:“现在呢,玉溪小男孩还在花楼提供特殊服务?”

    “特殊服务?”

    李逍遥一愣,而后笑道:“的确是特殊服务,他后来有了点修为之后,亲手杀了今生的生身母亲,离开了花楼,在北山的大矿场附近活动,就是抢夺别人开采出来的矿物,他只能通过这样的方式获得修炼资源。”

    “竟然杀了生身母亲,这真是一个畜生,他母亲就已经够可怜的了,每天接客给他换取修炼资源,他竟然还能下的了手,真是狼心狗肺,不是个东西,说他是畜生,还是对畜生的侮辱。”

    云十三大骂,这世上竟然还有这样畜生不如的东西,畜生尚且知道感恩,是条狗丢块骨头还知道摇摇尾巴。

    “难道北山矿区没有人管吗?就任由他掠夺?”

    “有,怎么没有,被抓了好几次,但是他长得有些姿色,那几个守护矿区的头领偏偏喜好他这样的新品种。

    在花楼长大的他,伺候人有一套,趴在床上像条狗一样,摇摇尾巴就没事了。

    一来二去,他就挂名矿区守护者,干起了掠夺的勾当,整个矿区怨气冲天,但是,也没办法,人家天天将几个首领伺候的好好的。

    说来也是讽刺,他杀母,是因为觉得他母亲给他带来了污点,但是,他自己就是这个德行。”李逍遥说着说着,他自己都感到讽刺。

    “这样的人就应该剁了喂狗!”一直沉默的禾渊虹突然蹦出一句。

    云十三侧头看了看葛瑞,向李逍遥问道:“她的道侣呢?”

    李逍遥沉吟了片刻,也不隐瞒,说道:“她的道侣,修为有些低,三灾上人,留着那狗子有一部分原因是为了她的道侣,准备嫁接他的玄力。”

    “原来是这样,玉溪小男孩的修为到什么程度了?”

    云十三没有问怎么嫁接,不过也想得到,他们在玉溪小男孩体内留下的手段,应该与这事有关。

    “那畜生修炼天赋不错,已经渡过风灾了。”

    就在这时,禾渊虹不耐烦的说道:“别说那畜生了,好好的酒都没有胃口了,恶心!”

    云十三也是感到一阵恶心,玉溪小男孩这样的人,想想都不由一阵恶寒,转移话题道:“看现在这样的情况,我们还要等一阵子,葛瑞酒醒就可以进入了。”

    虽然可以用玄力将葛瑞的酒意逼出,但是,他没有想过要这么做,这样,让她醉一段时间,醒来之后,或许会好一些。

    他对于葛瑞的情况也是非常同情,但也仅仅是同情而已,不能让他产生共鸣,修炼者,在踏上修炼一途开始,就应该有这样的觉悟。

    但是,真正令他感到悲愤的就是玉溪小男孩,他记住这个名字了,这个畜生不如的东西。

    若是有机会遇到,虽然不想影响他们的谋划,但是,将他摩擦一遍还是可以的,没有机会遇到就罢了。

    不男不女还不是太监,作风行为令人恶心,更是连生身母亲都杀了,即便他是夺舍的,-->>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