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女哪里逃

第六一三章 虞红裳的变化(1/3)

    景泰帝从太和门离开之后,就走向了后面的奉天殿。

    虞红裳则神色木然的紧紧抱着孩子,亦步亦趋的紧随其后。

    当景泰帝走入门内,就眼神怜爱歉疚的往虞红裳看了过去,他轻声一叹:“委屈你了红裳,是为父对你不住。”

    他知道这一次,自己的女儿为他与太子虞见济的牺牲是何等巨大。

    虞红裳当即眼圈一红,把螓首偏向其它的方向:“父皇说哪里话?所谓未嫁从父,父皇对孩儿有生养之恩,您既有所求,孩儿岂能不从?且事涉皇统,孩儿这点大局观还是有的。”

    景泰帝却听出了虞红裳语中的怨气与疏离,他心内不由生出了几分悔意。

    如果他早知李轩能拿下襄王,早知道襄王就是谋害虞见济的凶手,他不会让虞红裳怀里的孩子早早生产。

    这完全没必要,还伤了他与虞红裳的父女情份。

    景泰帝想要开口说些什么,却又无话可说,他只能把目光转向虞红裳怀中紧紧抱着的襁褓上,又一声叹息:“裳儿你对父皇就这么不放心?为父说过,未来无论怎样,为父都不会将这孩子从你身边夺走。虽然没有名分,可他只会在你身边长大。。”

    虞红裳的神色这才微微松缓,可她抱着孩子的手,却没有放松半分。

    景泰帝则继续道:“不过这两个月,你需得小心看护了。这次虽然是借助了仙丹‘七转含元丹’之力促成早产,祐巃他一身筋骨血脉都经过洗练强化,理论来说他的体质要比普通孩子强许多,可终究不是自然生产,绝不能轻忽大意。

    还有,红裳你现在也该长点心!这深宫之内,到处都是魑魅魍魉,为鬼为蜮,尤其孙太后,她在宫中深耕数十年,棋子遍布。见济的事殷鉴不远,你可别让祐巃步上了他的后尘。”

    听到‘孙太后’三字,虞红裳也眼神微凝,微一颔首:“父皇放心,孩儿知道厉害的。孩儿宫中的人手,在三个月前已撤换过一次。都是由孩儿亲自挑选的人,他们的一家老幼,也都在孩儿的掌握中。且祐巃一切衣食,孩儿都不会假于人手。”

    景泰帝不由点头,他一直都知道,虞红裳可比她的弟弟虞见济要聪明得多。

    只观虞红裳这四个月的监国历程就知道,虞红裳为帝为君的资质,还在他本人与太子虞见济之上。

    四个月来,除了‘金刀案’之外朝中波澜不兴,由此可知虞红裳调理阴阳,梳理政务之能。

    “还有端和王的那个妾侍,你务必要好生照顾。”

    “孩儿明白!”虞红裳心知景泰帝说的‘照顾’,是务必不能让此女走漏风声。

    虞祐巃身份的最大破绽,就是这个女人。

    其实最好的办法是杀人灭口,可无论是景泰帝还是她,都做不出这种灭绝人性的事情出来。

    他们只能以幻术掩盖这女人的部分记忆,然后严防死守。

    就在这一刻,她怀里的虞祐巃开始哇哇大哭起来。

    虞红裳一看就知道这孩子是饿了,恰好她胸前也涨得很。

    虞红裳就俏面微红:“如果父皇没有别的事,那么孩儿就先告退了。”

    景泰帝此时却一阵犹豫,他踌躇了半晌,还是面色凝然的开口:“裳儿你还需答应我一事,关于祐巃的身世,你无论如何都不能让冠军侯得知!”

    虞红裳闻言之后,脸色顿时一片青黑。

    ※※※※

    与景泰帝分开之后,虞红裳就匆匆的往浮碧宫的-->>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