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女哪里逃

第四二八章 要不要把她扑到?(1/3)

    金阙天宫,在位于东侧的那座高台之上,宫装女子眸光阴沉的看着眼前那张兽皮纸,在她的身后,那位御剑少年的脸色也是难看之至。

    那‘景泰十三年元月十二日,诚意伯李承基于午时二刻重伤暴毙’,‘景泰十三年元月十三日,水德元君敖疏影被封镇于鄱阳湖内’两行字,依旧龙飞凤舞一般书就在纸上,可却与两人所知的事实大相径庭。

    暴毙身亡的仅仅只是诚意伯李承基的替身,敖疏影也只在鄱阳湖底被封镇一个月。

    与此同时,他们还知道太子虞见济可能还活着,处于活死人的状态。

    就在这个时候,一位穿着青蓝色华丽裙装的女子,来到了高台之上。她大约二十岁许,体态丰腴,轻移莲步,身姿曼妙,那张倾国倾城般的脸孔上微含哂意:“如何?宫念慈你牺牲庄夫子性命换取的未来,可曾实现?”

    那宫装女子,也就是宫念慈,她不由微微凝眉,怫然不悦的看向了来者:“源太微,如今还没到移交千秋笔的时候,你来这里做什么?”

    金阙天宫在大司命与少司命之下共有七大星宫,分为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太微、中垣与天市,是为四象三垣。

    按照古老的天规,千秋笔这件神宝除了每年由大司命与少司命两位执掌五个月之外,其余时间则由七大星宫轮流执掌。

    而宫念慈眼前的这位少妇,就是七大星宫的太微宫主。

    其真名已不可考,宫念慈只知两千年前此人加入金阙天宫之后,就更名为‘源太微’。

    而她宫念慈,则是天市宫之主。

    “只是看不惯你的做派,来看你的笑话罢了。”

    源太微一点都不在乎宫念慈阴沉的脸色,她一声哂笑:“七百年前庄夫子为封印南荒源鳄,一条性命去了八成,重伤难愈。此人本该由我金阙天宫敬奉,安心颐养天年。如今却被你口中的所谓大义所逼,将仅有的二百余年寿命,都用在这无谓之事上,可现在如何?”

    宫念慈的眼中不由怒意更浓:“怎能说是无谓?李轩此人逆乱天机,干扰未来,混淆时序,乃是日后一切祸乱之源。此时不除,难道还要等他将这天地祸乱到覆亡之时?”

    “没有发生的未来就不是未来,就如你让庄夫子他写下的这行字。”

    源太微华袖一挥,就使那千秋笔自动飞起,在纸上书写起了文字。

    “你!”

    天市宫主宫念慈的神色大怒,她一身上下法力大炽,摇撼星河。磅礴的星力贯空而下,在她的身前形成了一个巨大印玺,往那千秋笔上镇压下去。

    可千秋笔书写的速度虽然放缓了下来,可还是一笔一划,在纸上写下了几十个字迹。

    兽皮纸上的那三行字,随后也发生了变化。

    “景泰十三年元月七日,景泰帝次子虞见济薨于辰时三刻,死因未知。(至巳时三刻,靖安伯李轩入宫联手江云旗施救,割除虞见济脑瘤,塑魂定魄,逆死为生。)”

    “景泰十三年元月十二日,诚意伯李承基(的替死人偶)于午时二刻重伤暴毙!”

    “景泰十三年元月十三日,水德元君敖疏影被封镇于鄱阳湖内(为期一月)。”

    那些多出来的文字都是以小字写就,夹在那些大字之间,看起来异常的滑稽,却给人以滔滔天命之感。

    “千秋笔为因果之器,它写出来的事,的确是含有天命,必定发生。可怎么发生,以什么样的形式发生,却绝非我等所能掌握。”

    源太微-->>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