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女哪里逃

第三九三章 千秋笔(1/3)

    昆仑山巅,悬于云端之上的金阙天宫内,在一座云雾飘渺的高台上,一位年约四旬,一身儒衫的中年人正在中央的蒲团盘膝坐着,在他的前方是一张书案,书案前则是数十张碎散的纸片。

    如果仔细看,会发现这些纸片并非是普通的纸,而是以某种兽皮制作,内蕴着非凡之力。

    在这高台的南侧,则立着两个人,一位是五官秀丽,明眸皓齿的女子,她穿着一声淡红色的宫装,气质典雅清致;另一位则是二旬不到的少年,面貌清俊,身负长剑,此时李轩如在,会认出此人正是他见过的那位御剑少年,

    此时一男一女却都是神色专注,看着那儒衫中年的一举一动。各自的眼中,又含着几分忧意,

    “起!”

    随着儒衫中年的一声叱咤,那些碎散的纸张竟都纷纷汇拢,与龙卷风一样席卷而起,又一片片落在了他身前的书案上。

    接下来它们竟各自拼凑在一起,严丝合缝的对接聚合,化作一页淡黄色的纸张。

    而随着这些纸张恢复,儒衫中年蓦然一口鲜血吐出,其中有星星点点,泼洒在这些纸张之上。

    于此同时,儒衫中年的面貌,在这刻衰老了至少十岁,不但一头黑发转白,脸上也多出了许多皱纹,

    那女子与御剑少年当即眉眼微扬,一起走了过来,往那纸张上凝神注目。

    “这是——”

    御剑少年的眼中,不由现出了几分惊悸之意。

    他发现这张纸上竟然全都是空白的,上面本该满满当当的字迹,已经不见了踪迹。

    “这便是我等必须诛除李轩的缘由了,”

    宫装女子看着那纸张,眼神晦涩:“千秋笔写下的未来,都已被他扰乱。如今只能由你庄师叔损耗命元,正本溯源,定果为因,拨乱反正。”

    此时那儒衫中年浑身上下都在燃烧着赤色的焰光——御剑少年认出这并非是真正的火焰,而是魂火,也就是所谓的三昧真火。

    儒衫中年的气机随之迅速衰竭,这使得那张黄纸上出现了两行字迹。

    “景泰十三年元月七日,景泰帝次子朱见济薨于辰时三刻,死因未知。”

    “景泰十三年元月二十九日,蒙兀入寇北直隶,张观澜驾驭浮空战舰助攻独石口,一日破城,亡者数万。”

    这两行字显现之后,那中年人又拿起了书案旁摆放的一只笔。

    这笔看起来平平常常,却仿佛有千钧之重。

    当儒衫中年将它拿起的时候,他的脸上顿时就显露出吃力的神色,而整个天穹星空,也随之星力荡漾,为之摇动。

    宫装女子见状,不由面色微凝:“庄兄,你想清楚了!千秋笔确可书写未来,干涉因果,可除非是能顺应天命,顺应时序,顺应大势,除此之外,任何人为之举,都会有着莫大损耗。

    庄兄你现在的寿元,本就所余无几,经不起这样的损耗。尤其李轩身周,有着众多天位,所有关涉他们的人与事,都有着莫大因果。你要以此笔先果后因,自身也得遭遇极大反噬,可能性命不保,”

    那庄姓中年人闻言,却哂然一笑:“这有何妨?自数百年前那一战之后,我这条命本就如风中残烛,只能依靠金阙天章苟延残喘。若能以这废人之躯拨乱反正,让一切回归正轨,庄某就舍了这条性命又何妨?”

    他一点都不在乎的拿起了笔,开始在纸张上书写。

    御剑少年凝神注目,只见这庄姓中年首先写的是‘景泰十三年元月八——'-->>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