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女哪里逃

第三二零章 真相(求月票)(1/3)

    “回校尉大人,当天我与太子殿下,是辰时末来到的含元阁。”

    东宫首领太监奚怀恩并未被当做犯人对待,他身上没有锁链,也依旧穿着首领太监的服饰,可怀恩的面孔还是苍白如纸:“太子细心,发现费博士面前的点心已经没了,于是便让人又给费博士送了一份点心。这份点心是我在含元阁外接手,亲自送入进去的。”

    李轩闻言若有所思的问:“那么费元就只吃了这些点心?没有吃其他的东西?”

    奚怀恩想了想,就又抱拳一揖:“还喝了茶水,不过是在讲课结束之后。”

    “那么太子与费博士的茶水是否换过?也是奚公公你换的?”李轩看了看门外面的积雪,他估摸这个天气,一杯热茶不到三刻时间就会凉透。

    “负责换水的不是奴婢,而是巩安!”奚怀恩见李轩现出疑惑之色,就解释道:“也就是死掉的那位内侍,他负责为含元阁的茶水点心试毒,同时也是含元阁的侍监,我亲眼见到他给太子与费博士换过两回水,”

    侍监为八品,是有品级的。

    李轩随后看奚怀恩身后那两名年轻的内侍:“那么在这之前呢?”

    他刚才其实已经问过了一遍,知道这两人是所谓的‘陈人’,日常都在含元阁值守。

    所谓陈人,是内侍的一种,顾名思义,指的是稍微有一点资历的内侍。一个侍监下面,通常都有几个‘带班’,十几个‘陈人’,及几十个学徒。

    其中一人当即叩头回道:“当时费博士吃了点心之后,就把茶水也喝了,巩侍监可能当时在忙别的,忘了给费博士添水,费博士就自己去拿铜壶续了水。所以在太子殿下来之前,费博士他除了吃点心,还喝了两杯茶。”

    李轩环视四周,望见角落里面的一个大铜壶。他眉梢微扬,走了过去:“就是用这个铜壶吗?巩内侍当时在忙什么,会忘了添水?”

    在太子到来之后,这个巩安明明换水换的很勤快。

    左道行与虞云凰两人见状都不禁皱眉,李轩问的这些问题,似乎都与本案无关。

    伏魔校尉甄纯的脸色,则逐渐变得凝肃起来。李轩至今发现的两处细节,都是他们之前没有注意到的。

    可见他这位来自于朱雀堂的同事是真有本事,并非是浪得虚名。

    可甄纯的眼里面还是有着些许的不服气,在他看来,这主因还是自己未得授权,不能主持此案侦破之故,许多问题他不方便问,许多事也不方便去做。

    那两个小内侍面色则略有些尴尬,奚怀恩则面色沉冷道:“是奴婢调教不周,怠慢了费博士。”

    李轩闻言了然,无非就是太子面前一套做法,在费元这个翰林面前又是另外一张面孔。

    他仔细看了这铜壶片刻,这才转身道:“这边差不多了,劳烦几位带我去停尸的地方。”

    根据左道行的说法,如今那几具太监的尸体,包括侍监巩安,两位将点心送过来的太监,还有仁寿宫那位制作点心的厨子,都停在东宫后院的一间小库房,由内缉事监,绣衣卫,还有三法司的派员共同看管。

    一行人踏雪而行,大概用了半盏茶的时间,来到了停尸的库房。总共四具尸体,摆放在库房内的地面。这里不但被一群禁军围着,还有三位穿着七品袍服的官员值守。

    李轩首先看的就是侍监巩安,当他在双手上用了‘元衣术’,开始翻动巩安的尸体,首先入目的,就是巩安身上那些血樱形状的尸斑。

    接下来他依旧是拿出十二分的仔细,一寸寸毛发-->>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