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女哪里逃

第三一九章 他真是来查案的?(五千字大章求票)(1/5)

    “总算是来了。”

    当李轩下了地行龙,就听到台阶上传来了笑声。他抬目上望,就望见台阶之上立着两个身影。

    其中一人也穿着六道伏魔甲,是六道司的伏魔校尉;另一人则是容貌冷厉,硬气勃勃的二旬女子,她穿着绯红色飞鱼服,腰间悬着内缉事监的印信,竟似是内缉事监的大档头。

    说话那位,正是六道司的伏魔校尉。此人三旬年纪,面如红枣,须长过胸,笑盈盈的目视李轩:“在下青龙堂幽龙都伏魔校尉甄纯,见过靖安伯!”

    “甄校尉!”李轩目光一凝,朝着此人抱了抱拳。

    他是听说过这位的名头的,如今青龙堂最具名望的三名校尉之一。

    那女子也朝着李轩一抱拳:“内缉事监大档头虞云凰,见过靖安伯。”

    此时乐芊芊把螓首凑到了李轩的耳旁:“她是长宁郡主,宗人府大宗正安阳王殿下的长女,虞红裳的堂姐,据说是深得孙太后的欢喜。”

    李轩就不禁剑眉微扬,心里面滋生出一股惊奇之意。

    心想一个堂堂郡主,居然出任内厂的大档头?有明一朝,没这种奇怪的事情吧?

    可他随后就想这是大晋,是个玄幻世界。与他那个时代的明朝虽然相似,可还是有很大不同的。

    薛云柔都能继承天师府,那么女性的大档头似乎也没什么。

    至于这‘孙太后’,应是当朝的皇太后,如今被囚禁于南宫的上皇正统帝的生母,当今景泰帝的嫡母。

    他脑里面掠过众多杂念,面上却一点异色不显的微微躬身:“下官参见郡主!”

    “我更喜欢别人叫我虞档头。”虞红裳的声音里面明显含着不耐:“勿需这么多赘礼,陛下他们已经等得焦急,我们先破案。”

    她当先一步,直往‘慈庆宫’内的深处行去:“事发之地在含元阁,大前日的辰时末,太子殿下前往含元阁读书。而就在午时初的时候,当日负责讲课的翰林院五经博士费元,就在太子殿下的面前被毒杀,事后我们在太子殿下的食物中,也发现了剧毒——”

    虞云凰简单的介绍了一番案情,也就在她说到这里的时候,他们已经走入到了一间阁楼当中。

    李轩入门时往上空看了一眼,发现正是‘含元阁’的字样。

    进入之后,他发现这间楼内厅堂的左侧躺着一具尸体,此人一身从六品文官的袍服,脸上则罩着白巾。

    中间有着两张书案,其中一张还是端端正正的,上面摆放着茶水与紫薯糕、绿豆酥之类的茶点;另一张则倒在了地上,各种茶点洒了满地。又由于天寒地冻之故,地上茶水隔了将近三天都没有完全干透。

    虞云凰指着地面道:“左边的这张,是太子殿下的,右边这张被打翻的书案则是费元所坐。”

    “这里可曾被动过?”李轩先仔细四下扫望了一眼,就从自己的小须弥戒中拿出工具盒,并从盒内取出一枚角质长针,开始一一检验起了食物。

    古时代的银针试毒,只能试出含硫的剧毒,只因银针遇硫会变黑,可对于砒霜,氰化物之类的剧毒却无办法。

    而他现在手中的长针,则是取自于北海的长角鲸,配合刻录于其上的微型符阵,还有特殊的药液与术法,可以探出这世界将近六,七成的毒素。所以此物,也是‘灵仵’的标配。

    果然当李轩将这枚长角鲸针取出,再放入到李轩准备的一团药液当中。这长角鲸针的尾端,就开始变化为黑紫色。

    不过看着这些食-->>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