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女哪里逃

第二六九章 公主宝印(高潮求订阅求月票)(1/3)

    “你居然真的把真如给砍了!”

    听天獒的声音,再次在李轩的耳旁响起,它的语中饱含着不可思议:“不过我不知这对南京,对天下而言,究竟是福是祸?接下来才是麻烦,真如死前把他的所有精血,所有的龙气都给了公主殿下。

    原本殿下的肉身,需要至少三个时辰才能够完成最后的‘元阳无漏体’。可现在,我看最多小半刻时间就可以。那个时候,她所在的五十里内都将化为火海,生灵死绝;一千里内范围水汽蒸发,土地干裂。”

    “也就是说,还有时间?”

    李轩发现自己,此刻连目视旱魃都很困难。

    那就像是夏天的正午时分看太阳的感觉,且那光焰更强烈了无数倍。

    李轩只能睁开‘护道天眼’,勉力去看墓门之后的‘长乐公主’,发现这位已经挟持着虞见济,站到了一座圆形的祭坛上。那三扇闸门,也正在咔嚓声响中,缓缓的关闭。

    他不由将牙帮鼓了鼓,勉力压制住心里的焦躁之意:“告诉我,有什么办法可以阻止她完成那什么元阳无漏体!”

    这个时候,他却是神色微变,看向了自己的上空。

    望着那个脱离自己躯体,显露出仿佛帝皇般威势的血色身影。

    “办法是有的。”听天獒的声音稍稍沉抑:“其实挺简单,一个是必须阻止她继续吸收龙气,一个是想办法把她的温度压下去。”

    它说到这也一声惊咦,也发现了此刻墓室中的异变。

    可见那个一直以‘见知障’,藏于所有人的五感与灵觉之外的血眼少女,此刻已经在墓室当中,毫无保留的显化出了她的血色身姿。

    无数的血丝与飘带正从她的身后伸展出来,并将无穷无尽的寒力与九幽寒煞充盈其内,密密麻麻,像是一个巨大的蚕茧,试图将那‘旱魃’包裹。

    尽管这些蚕茧不断的被烧穿,不断的被融灭,可血眼少女却锲而不舍,更多的血丝,更多的飘带正在生成。

    “殿下?”听天獒吃惊不已,他想这位殿下,竟是一点都不做保留了么?以至于这位殿下,甚至都没有余力维持‘见知障’。

    “殿下快住手!你这样没用的,那只会损伤你的魂体。这样下去,殿下你撑不了多久就会消亡。而且你这样做,只会让李轩他死得更快。他现在的身体,撑不住你的阴煞与业力。”

    那血眼少女最初都毫不在意,可听到‘李轩’二字,却是魂影一阵荡漾。此时不但她那娇俏的脸上,现出了些许犹疑之色,那些血丝与飘带的气势,也不再像最初那样的果决与义无反顾。

    “你别理它!”

    李轩听不下去,如果听天獒现在就在身边,他搞不好会一脚踢过去,怎么老说些败坏己方士气的话?真是一只丧狗。

    而此时他身上的大鹏雷翼冠,冰亡灵护,赤雷手,怀义刀等等法器,都已显出了辉煌光影,与身后漂浮的《正气歌》卷轴遥相呼应。

    “我记得长乐公主的名字,是叫虞红裳?裳儿,我们的关系,可以这么叫你吧?”

    李轩看着血眼少女,神色无比的认真:“我能感觉到你的想法,裳儿你有办法阻止她对吧?我是想说,如果你有把握,那就不要迟疑,也不要犹豫。我听说过两句话,一句是犹豫就会败北,一句是不疯魔不成活!我们在一起好歹也有三个多月了,你应该知道我李轩的为人,我是很认真的跟你说。”

    可血眼少女的面上,依旧还有着些许的踌躇之意。

    李轩则干脆撕开自己胸前-->>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