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女哪里逃

第二六六章 这里我说了算(1/3)

    “真如?”

    玄尘子的眼神不可思议:“怎么会是你?”

    这个家伙,不是保圣寺的和尚么?号称药师如来的在世化身,怎么会与这些建灵乱党扯在一起?

    “有什么好惊讶的?我本建灵帝之后,太祖嫡脉的六代来孙,之前托身保圣寺,只是为今日之谋。”

    真如大师已经站起了身,他眸含冷意的看了眼玄尘子与他的下身,又望了望李轩:“玄尘子道友你这是打算恩将仇报,要与你的仇人一起对我出手是么?”

    李轩闻言,不禁一阵心悬,他担心玄尘子会被真如说动,临阵反水。

    换成是他自己,这碎蕉之仇也是不共戴天,是一定要与对方分个生死的。

    可现在这情景,一旦玄尘子这个接近第四门的大高手站过去,他们活下来的可能性近乎于零。

    玄尘子却没有半点迟疑的摇头道:“我龙虎山正一道深受朝廷恩德,自元灭之后,就被指为朝廷正教,得以煊赫三百年,是万不可能与你这样的乱臣贼子混在一起的。”

    他随后又叹了一声,眼神复杂的看了李轩一眼:“其实最初我也是恼恨万分的,可后来我冷静下来后仔细寻思,便知这一切其实都是我咎由自取,怪不得别人。更何况,如非是李都尉,我恐怕是一辈子都不会知道,真正的我是什么样的,人生的真谛何在——”

    李轩感觉这句话好熟悉,他存神想了片刻,才记起这不就是东方不败对任我行说过的话吗?话不相同,可语意相近。

    于是他浑身上下都起了一阵鸡皮疙瘩,一丝丝心虚在心内滋生。

    云柔的这个师兄,终究还是走上这条不归路了吗?可这真不能怨他。

    “长乐?”此时的薛云柔,也已闯入了进来,当她望见血棺中的身影,顿时就怔在了原地:“这怎么可能,怎么会是长乐?”

    她只觉是头皮发麻,浑身颤栗,一股阴寒湿冷之感爬上她的肌肤。

    乾坤易转,斗转星移——原来如此,将军山那座祭坛的目的,竟是要夺取长乐的命格,怪不得要用到龙气。

    可真的‘长乐’既然在这里被当成旱魃祭炼,那么另一个‘长乐’是谁?那个日常与她姐妹相称,瞒了她好几个月的闺蜜‘长乐’,究竟是哪个贱人?

    “人生真谛?”

    真如不屑的一哂,然后就探手一抓,竟直接就将那血棺吸摄而起,托在了手中。

    “此地的龙气已经不足,只能去那边完成最后一步了。时间紧迫,我先去了。这里的一切,就拜托给元姨了。”

    那头戴高帽的宫装妇人则张开了双手,将大袖垂下,整整十六枚月牙弯刀,在她的身周旋绕环舞。

    这位将狭长的凤眼眯起,眸中闪现冷泽:“殿下你只管去便是,几个跳梁小丑,他们难跃雷池一步。你们的事更重要,旱魃炼成,殿下你的复国大业就可成功一半。”

    就在她说话的时候,那弯月般的刀光转动,只一刀就将试图往真如撞过去的伏魔金刚逼退。

    从侧旁绕路的李轩,也差点被那弯刀斩断了头颅。如果不是紫蝶的短刀及时斩至,他现在就已矮了一截。

    那真如和尚则微微颔首,拖着那血棺直往后方的地下通道走去。他竟仿佛有缩地之能,将长达十丈的空间,缩在了脚下三寸之内。看似在从容的行走,却在转瞬间就消失无踪。

    “不能让他走!”此时听天獒的语中饱含焦急:“一旦被他完成旱魃,事情就不妙了。我家老爷能压制地震,却没法-->>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