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女哪里逃

第二六五章 画皮(1/3)

    南京城,地府幽冥之内。听天獒立在城头,眼神焦灼的看着城内那个顶天立地的身影。

    而此时这整个地府,已经呈现出末日景象。

    在他们的下方,地面现出了无数的裂痕,就仿佛一块破碎的玻璃,波及三百里地府全域。无数的地火,从下方透出。

    而原本幽暗的天空,此刻竟也变成了昏黄之色,仔细看的话,可以看见那夜空变得斑驳,不断的有碎片崩散下来。

    甚至整个地府虚空,也出现了一丝丝的裂隙。

    被关押于城内的众多恶灵,则是欢欣鼓舞。它们尖叫着,游荡着,冲击着,鼓噪着,试图从那些裂隙逃离,或者让这困住它们的天地,继续崩溃。

    可都城隍姜武却将他的神躯,化作了三千丈大小。他屈膝盘坐着,一手指天,一手指地。止住了大地开裂,止住了天空崩溃,也令城中的恶灵无处可逃。

    不过都城隍的躯体,却也正在开裂,内中透出了丝丝紫火。

    “老爷,你听我一句劝,现在去把那对兄妹杀了,什么事都不会有!太祖之后又如何?建灵帝的曾孙又怎样?你欠大晋太祖的,早就还清了。”

    听天獒眼里,全是担忧与无奈之意:“似你这样顶下去,地府固然能够保全,也能阻止南京城的地震发生,可老爷你也必死无疑,谁都救不了你!

    他们老虞家造的孽,凭什么让老爷你来还?老爷你去杀了他们,即便事后被龙气反噬,也好过元神寂灭!”

    都城隍姜武却听如不闻,继续顶天指地。他浩荡的神力,使得天地间的裂痕,隐隐有愈合之势。

    听天獒见状之后猛地跺了跺脚,而后腾空而起,蓦然往某个方向穿飞而去。

    此时的都城隍终于睁开眼,他看着听天獒离去的身影,眸中现出了犹豫之色。最终他幽幽一叹,没有出言阻止。

    ※※※※

    而此时在紫禁城内,东宫侧院的地下室,李轩看着躺在血棺之内的那个肤如凝脂,丽质天成,仿佛是睡着了的少女,眼中现出极致的震撼与匪夷所思。

    “长乐?”

    这一刻,在李轩的心念之内,血眼少女那本有些模糊的容貌,忽然就清晰了起来。与长乐公主的五官蓦然重合在了一起,再别无二致。

    说起来,他之前就感觉长乐公主的面貌有些熟悉,却又似是而非。

    可怎么会?怎么可能是长乐公主?

    李轩的脑海之内,一时间浮现出了无数的疑问。

    红衣女鬼就是长乐公主?可另一个‘长乐’又是谁?她又是怎么瞒过包括薛云柔在内的所有人的?

    他看那个‘长乐’与云柔之间的相处,是那么的融洽自然,就好像是真的姐妹。

    红衣也不记得害自己的人是谁了吗?她不记得自己的身份了?面对长乐为何会没有反应?

    为何自己,也没能发现红衣与长乐的面貌相似?

    还有,长乐又为何附身在自己的身上?李轩可以确定的是,自己原身的记忆当中,与这位公主殿下没有任何交集。

    这个时候,李轩却又发现,棺中少女的胸膛竟微微起伏,脉搏也在跳动。这使他的瞳孔,再次收缩。

    棺中的少女,似乎还活着?

    “你很惊讶?”

    坐于血棺之后,正手持着奇异法印的真如,似笑非笑的看着他:“很奇怪是吗?真正的长乐公主居然躺在这里,成为了一具活尸?”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