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女哪里逃

第二六四章 红衣的身份(1/3)

    孝陵地宫,在厚达数丈的‘护龙闸’落下,内外隔绝之后。这里的气氛,已是无比的沉冷压抑。

    担任大祭主礼官的礼部尚书李元大,也暂时停下了步伐,以森冷的目光,朝着殿内的众人扫视。

    权顶天则心知这次的大祭,已经是没法继续下去了,他笼着手,面色就如水中沉铁:“所有人都在原地,妄动则斩!”

    随后这位国子监正,又用含着质疑的目光,看向了一侧的钦天监正:“欧兄,请问为何如此?”

    “什么为何如此?”钦天监正欧崇武皱着眉头侧过身:“恕我听不明白权兄这句话是何意?”

    “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这南京城接二连三的地震,你身为钦天监正会一点都不知缘由?理论来说,今日之事必有凶兆,你这个监正就一点都没察觉?”

    权顶天目光中的寒意,似可将欧崇武冻结:“有嫌疑的还有大宗伯,是他与你一起定的时日。可宗伯大人是一个半月前,陈汉墓破封之后,才到南京上任接手礼部尚书一职,这位的布局没可能这么深远。

    且这孝陵内外的一应机关机括,都是由你们钦天监负责维护修缮,其中就包括‘化龙闸’。除了你们钦天监的人,谁能在‘化龙闸’上动手脚?权某唯独不知——”

    权顶天的语声一顿:“你这到底是为宫中的那位办事,还是说,你本人也是建灵余孽的一员?”

    “权兄你说的都是些猜测之词,只能证明我比别人更具嫌疑而已。不过事已至此,已无所谓了。还有,好好的说话,你乱用什么浩然正气?你这点造诣,可奈何不得我。”

    此时欧崇武的周身上下,竟开始涌出了一丝丝赤红色的罡气,他的脸上同时现出诡异的笑意:“你说的宫中那位,是指太后娘娘?应该说兼而有之吧,我确实与建灵余孽有关,可如果没有太后给我行的方便,我今日也没法成功。光是之前的将军山血祭案,我就得从钦天监正位上去职——”

    “乱臣贼子,你们好大的狗胆!”

    欧崇武的语音未落,赫连伏龙就一杆长枪轰击过去。那雪樱银枪就势如白色的雷霆,超出了所有人的目力极限,且明明是蕴含着惊人的寒力,却未使这墓室之内的温度下降哪怕一星半点。

    可下一瞬间,欧崇武的手臂就蓦然膨胀,竟在转瞬间化为巨大的妖蛇,一口将那长枪抓住。然后又纠缠上去,将那枪尖紧紧包裹。

    于此同时,他的周身上下也开始滋生火焰,抵御着赫连伏龙的惊人寒力。

    这二者的力量交锋,竟是引发了阵阵爆裂声响。并在这地宫之内,散出了一阵阵可将凡人直接碾压成肉糜的恢弘罡力,毁灭气浪

    “天位?”

    礼部尚书李元大,面现出不可思议的神色,心神摇撼。

    他想这个欧崇武,怎么会是天位?这人的根基,这人的法力,这人的阴神,哪一点与天位沾边?

    即便是刻意藏拙,也不至于如此!

    在场的几人,也都是面色大变。张副天师更是踏前一步,神色警惕的护在了二皇子虞见济的身前。

    权顶天也同样前行到了虞见济的身侧,他凝神注目,然后眼中波澜涌动:“他不是欧崇武!这是一种类似降神术的法门,你是,地丞?”

    欧崇武有些吃惊,诧异的看着权顶天:“你竟然能认出我?”

    二皇子虞见济的神色也是错愕无比,前者更惊呼出声:“地丞?是南京都城隍庙的地丞?这简直,简直荒唐!”

    他想即便是都城隍庙的地-->>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