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女哪里逃

第二十七章 此为正人君子(1/3)

    三分钟后,李轩很无奈的走到了台阶前,江含韵则在一旁斜睨着他:“你心虚什么?只是让你去试试。有这么多前辈,败下阵来也没人笑你。”

    “校尉大人说得对。”马成功一本正经的将双手环抱在胸前,在努力掩盖自己公报私仇的本意:“歉之你做了那么多没脸没皮的事,还怕这小畜生揭短?这叫以毒攻毒!”

    他的逻辑是对于一个本就私德败坏,不在乎脸面的人来说,听天獒的隐私攻击自然不值一哂。

    李轩的唇角抽了抽,接下来却还是硬着头皮,站上了第一层台阶。

    他已经想好了,只要这头‘听天獒’一说起他是穿越客这回事,自己就马上退下来。

    看这头灵兽的性格,也不像是很过份的,应该不会不依不饶,揪着他不放。

    站定之后,李轩就紧闭着眼睛,等待着听天獒的审判。

    可出乎他意料的是,接下来足足十个呼吸,都没有听到听天獒说话。李轩将右眼张开,往前方窥望,却见那只‘听天獒’正一言不发,眼神复杂的看着自己。

    又等了二十个呼吸,‘听天獒’还是没有说话,李轩稍作凝思,就试探着问:“獒兄,你不肯说话,那我就当这一级是过关了?就这么说定了,你不能反悔啊!”

    然后他就壮着胆子,踏上了第二级。

    听天獒依旧在注视着他,没有任何额外的反应。

    这个时候不单是李轩,下方的众人也是一脸的迷惑。

    都在想这是怎么回事?没道理这听天獒会对李轩区别对待,这个闻名南京城的浪荡子,也不可能没有一点黑料。

    马成功挂在脸上的笑容,也在渐渐僵硬。

    这与他的设想不一样,他可是在期待着,这个害自己被妻子一顿胖揍的下属,也在大庭广众之下经历一场公开处刑。

    所谓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这种社会性死亡的经历,岂能由自己独享?

    “獒兄?”李轩又心情忐忑的踏上了第三级,并保持着随时可以跳下去的姿势:“这是你不肯说话,不是我得寸进尺。獒兄,在下是知情识趣的人,您要是看不下去,吱一声就可以,请务必嘴下留情。”

    台阶之上的听天獒,就如泥雕木塑,哪怕李轩之后又踏上第四级,也还是对他的行为视而不见。

    李轩心中则是一阵发虚,他担心这位是在憋大招,等到他踏上第五级,然后就一招将他秒杀。

    也就在这个时候,李轩发现那听天獒的眼神中不但含着错愕,惊讶,竟还有着一丝丝的忌惮与敬畏。

    不对!

    李轩仔细辨识之后,就意识到这听天獒看的不是他,而是自己身后大约一尺的方位。

    当李轩回头,就见那跟随在自己身后的红衣女鬼,也正用她那没有眼瞳的血眼,与听天獒对视着。

    李轩感觉就神态与角度而言,这更像是单方面的凌压与俯视。

    又一分钟之后,听天獒收敛起了目光,然后摇了摇尾巴,身躯浮空而起:“算我输了,今次之事就到此为止。不过我家老爷有言,你们再敢毁他的香火庙宇,就不是这么轻易就能了结的,你们六道司耗子尾汁。”

    马成功一阵呆愣,然后略含不甘的叫嚷:“你就这么走了?连一句都没说他就认输?这不公平,到底是怎么输的,总得给我们一个说法。”

    听天獒低下头看了马成功一眼,然后眼含戏谑的说着:“此人乃罕见的正人君子,貌似荒诞不羁,放浪形骸。其实持身以正-->>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