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风云1876

第715章委顿难决(1/3)

    太原,越国王宫。

    “我们必须要先发制人,以雷霆般的坚决动作粉碎当前法国远征军阵地,一举突入河内,否则继续对峙下去对我们严重不利,师老兵疲,纵然是老虎也有打盹的时候,何况是我们弱势一方。”

    李栓柱少将唇角留着一撇威严的胡须,看起来更加成熟,比33岁的年龄要大上一些。

    这个伴随着大洋王国崛起而一路战斗的中年将领,在十几年的戎马生涯中,经历过无数次血战,积累了极其丰富的实战经验。

    他手上拿着细长的指挥棍,指着大幅越南作战地图继续说道;

    “国王陛下;

    我提醒陛下注意河内的地形,法国人占据的河内将北圻东南部地区生生的挖掉了一块,从这里向北可以顺畅的攻击太原省,向西北方向可以攻击山西-省,向西南方向可以直扑广宁省,整个越国的腹地全部都暴露在河内防线面前。

    以我们有限的兵力处处要守,实际上处处都守不住,战略态势极其不利。

    截止目前

    法国远征军在河内已经集结起1.64万重兵集团,并且有多达3.3万人的越南仆从军,对越国安危形成实质性威胁,留给我们的时间越来越少了。

    我们必须明白,作为世界强军,法国远征军中的外籍兵团的战斗力和装备都是一等一的强,实力远超我等。

    各国列强新加坡调停以失败而告终,意味着战争脚步越来越近,我们对和平不应该抱有不切实际的幻想,而是要准备打一场立国战争。

    此时此刻,必须要有破釜沉舟的决心,方能置之死地而后生。”

    在这场闭门的最高级军事会议上,坐在中间的自然是越国国王顾致文,他的脸庞相比较去年削瘦很多,也黑了些,看来这段日子压力非常大,令其寝食不安。

    在座的除了李柱柱少将领衔的军事观察团成员,还有越国陆军参谋总长范同章中将,一师师长顾致林少将,二师师长陈强少将,三师师长郑会场少将,黑旗军将领徐绍祖,此外还有广西提督李平,广东总兵段祺瑞等大员,可谓是高朋满座,济济一堂。

    听完了李栓柱少将的分析,现场陷入死一般的沉寂中,所有人的目光不由自主的都投向了国王顾致文,只有他才能作出是战是和这个重大决定。

    可以看出

    国王顾致文背负着沉重的压力,精神都显得有些萎靡了,面对存亡危机,不是谁都有魄力决死一战。

    踌躇片刻

    顾致文语气干涩的问道;“李将军,大洋王国是否能给予有力的军援?”

    “陛下,您能得到的援助全都在这儿了,请陛下明白一点,这是越国的战争,而不是大洋王国的战争,大洋王国已经支持了能做的一切,下面就看越国国民万众一心赢取胜利。”

    李拴柱少将的回答,显然不能令顾致文满意,他渴求的目光又转向广西提督李平,只见对方默默的摇了摇头,他又看向广东总兵段祺瑞,段祺瑞索性神情不屑的看向窗外。

    对于这个优柔寡断的国主,他也是无语了。

    搞毛啊!

    你难道不知道我们现在是大清国的官吏吗,暗地里帮帮忙就算了。

    若让朝廷知道我们胆敢掺和这事,恐怕同治皇帝都要吓的诈尸了,正在京城的顾致学立刻就要下大狱,顾延川这个两广总督也别做了,剥去顶戴花翎,入罪待参。

    不要怀疑满清朝廷的强烈反应,他们现在已经是惊弓之鸟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