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风云1876

第713章见工(1/4)

    大洋王国的居民普遍结婚较晚,男人二十二三岁结婚就算早的了,迟一些的二十六七岁,甚至近三十岁的都有,这是个老生常谈的问题了。

    客观原因就是女人太少,虽然有民间媒介公司大力引进年轻妇女牟利,形成了极为兴旺的产业,但依然跟不上社会需求。

    结婚难,结婚贵,这都是社会客观存在的因素。

    一场南北战争解决了几十万人的婚姻问题,可是随后涌来的亲眷移民潮,令原本缓解的矛盾再次尖锐起来。在可以预见的将来,澳洲男多女少的情况将长期存在。

    这种情况就造成了很多新移民暂时无法考虑婚姻问题,他们首先得努力赚钱立足,在4~5年后具备一定经济基础,才能考虑解决终身大事。

    黄季生警官的情况就很典型,他是23岁娶了媳妇,这才算安定下来。

    他原籍是广东清远人,出生于从小家里面兄弟姊妹多的大家庭,守着几十亩田过日,虽然不能说锦衣华食,倒也吃穿不愁。

    一切的改变在他15岁的那一年,老爹在外面赌博输光了田产,整个家的天都塌了。

    后来的两年日子过得极其艰难,从自耕农沦落为佃农,帮地主种田一年到头填不饱肚子,每年春荒时候,就用野菜混着照得见人的稀粥苦捱,家里三个年幼的弟弟妹妹先后夭折。

    17岁那一年,听说闯澳洲新金山好发财,那里是流淌着奶与蜜的好地方,黄季生牙一咬报名了,为的就是让家里省一口吃食,倒不是真想发财。

    来到澳洲以后,这里果真不一样。

    黃季生最初在青岛港码头打工,虽然干活蛮辛苦,但每月的工钱收入可以天天吃肉,还能存下来一些,这简直是以前做梦也想不到的好日子。

    两年后,在他还清了前来澳洲船票钱的贷款后,申请了正式的身份纸,从此成为一个新澳洲人。

    随后家里的兄弟姊妹和父母亲陆续迁了过来,全都落户在青岛这里,一家人各司其业,抱团在这里红红火火的过日子,倒也滋润。

    有了正式的身份纸,黃季生就加入了码头民兵队,日常参加军事训练,巡逻维护社会治安,各方面表现的都相当出色。

    再后来就是南北形势紧张,按照上峰的命令,青岛组建基干民兵队伍进行半脱产军事训练,黄季生有幸位列其中,成为青岛民兵师的一员。

    虎哥就是那时候认识的,他是香格里拉卫戊师的老兵,一位老资格的军事长,担任负责军事训练的教官,在训练中那真是狠啊,动辄体罚皮鞭子抽,轻则骂的狗血喷头,重则关禁闭,那段日子真是难熬。

    正是有这样的严格训练,才能迅速从民兵蜕变为合格的军人,在战场上捡回一条命。

    如今回想起来,令人唏嘘不已。

    从刚刚踏上澳洲到现在9年了,黃季生终于营造了一个幸福的家,他非常珍惜这一切,家里正堂中间悬挂着国王陛下的大幅圣像,每天早晨起来都要上一炷香,感恩陛下保佑。

    这在左近的街坊邻居中很普遍,若是有人不在家里面供上国王陛下圣像,那是会被视作异类,遭人在背后指指点点。

    黄记粮油行

    临近黄昏时分,粮油行的客人已经不多了,只有寥寥的五六个人,都是附近熟悉的街坊邻居,买了粮油站在那里聊天,并不着急回去。

    门口站着两个抱孩子的女人,一个高一个壮,这就是黄季生的一妻一妾,孩子自然都是他的种,两个都是闺女,大的一岁多点,小的才7个多月。>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