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风云1876

第293章南行列车(五)(1/3)

    

    李福寿看着窗外的景色悠然自得,第三个剪羊毛季过后,财政上的窘迫局面将大为缓解,有能力对婆罗洲的战事提供更强有力的资金支持,打一场大规模会战。

    积累,扩张,再积累,再扩张……

    伴随着巨额财富的累积,地盘的扩大,权势的增长,李福寿的野心也越来越大,早已经不满足于当前的格局限制。

    人都是会变的,他同样如此。

    1876年第1次踏上澳洲时,他只是想做一个快快乐乐的富翁,享受生活,打造一个大大的商业帝国。

    但是财富很快引来了大群贪婪的白人觊觎者,仿佛是非洲上空盘旋的秃鹫,随时都会给李福寿来一下狠的,这让他极度缺乏安全感。

    当初发展洪门会社,就是为了团结华裔族群的力量保护自身,维护个人和财产安全,在此基础上帮助更多华裔移民反抗不公平的制度和歧视,追求公平公正的社会待遇。

    所谓达则兼济天下,诚如是也。

    这一路走过来

    财富和自身实力螺旋交替式上升,推动李福寿身不由己的走到了今天,即有刻意安排,也有环境社会被迫的因素,二者相互作用演变至今。

    如今他刻意淡化“洪门”帮会色彩,转而更重视“致公党”这个代表广泛移民利益的政治党派,是实力发展到一定程度必然选择。

    李福寿的发展战略已经很明确了,那就是积累,扩张,再积累,再扩张……

    至于说能走到哪一步,他自己都没有清晰的终点目标。

    只能说荷兰人很倒霉被盯上了,未来二十年关注重点在东印度群岛地区,再往后可就说不准了。

    掐指一算,李福寿今年23岁,20年以后也不过就是43岁,有足够的时间和精力运筹帷幄。

    今年羊毛价格的猛烈反弹,主要因素在于放弃了连续执行两年的压制羊毛价格政策,羊毛价值向正常水平回归。

    红河谷牧场获益匪浅,这同样是南方牧场主的饕餮盛宴,几乎把前两年的损失全都赚回来了,原本连续亏损的牧场价值飙升,更有底气与昆士兰州叫板。

    这其中利益得失算下来,恐怕弊多利少。

    李福寿之所以放弃一直坚持的“羊毛收购价格压制政策”,经济因素是其一,其二是该项政策达不到原有效果。

    新南威尔士州和维多利亚州是以英裔移民后代为主的地区,至今拥有上百年殖民历史,是整个澳洲开发程度最高的地区,同样是歧视华裔移民重灾区。

    准确的说,南方州保守派白人牧场主不单纯歧视华裔移民,而且还歧视所有移民,包括苏格兰人和花旗国牛仔。

    南方州即使破产的白人牧场主,也不可能把牧场卖给移民,宁愿荒着出多少钱都不卖,就是这么顽固死硬到底。

    已经成为一种病,得治!

    李福寿若是能够坚持十余年的羊毛收购打压政策,这些死硬的南方牧场主可能会屈服,但是一想到这其中损失的巨额利益,作为世界上最大的牧场主,李福寿心疼得直抽抽。

    拥有数千万头羊,每年还要亏损数十万英镑,这一正一反相差的太大了。

    既然放开了羊毛价格,李福寿索性放开手脚进军羊毛深加工产业,他手上的王牌就是进献给维多利亚女王登基50周年的重磅级礼物,这份大礼足以震撼英伦三岛。

    相形之下,在当今大英帝国提倡全球自由贸易的大环境中,昆士兰-->>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