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风云1876

第210章历史性超越(1/3)

    

    如今是1882年1月4日,凌晨五时许

    红河谷麾下各大企业一年一度的经营业绩盘点和分红在即,下属会计师和相关人员都在加班加点的汇总,争取在1月底之前理清相关账目。

    李福寿的反击极为凌厉,第一招,就是暂停部分企业的1881年年终分红,为期三年。

    这包括前南威尔士州长摩根·麦克劳瑞,墨尔本市长杰夫·布里吉斯在内的一些白人强硬保守派大手笔入股企业,这几年都别想拿到一分钱分红。

    拿着我的钱做恶心我的事儿,咋想的这么美呢?

    作为未上市企业的大股东,李福寿有权做出这样安排,理由也很简单;企业发展扩大需要资金。

    这一招必将打在疼处,而且痛彻心扉。

    作为澳洲上流社会实权派政客和有影响力的大人物,上述这一小撮白人顽固派是站在财富金字塔尖的群体,拥有金矿,肥沃牧场和整条街的商铺,码头等丰厚资产,这几年在红河谷麾下大手笔入股企业,赚得盆满钵满。

    现在好日子到头了,到了该拉清单的时候。

    李福寿停止分红的举动仅限于少数几家大企业,例如红河毛纺总厂,红山炼焦煤厂,红山造船厂,澳洲十九世纪联合航运公司等等,都是这一小撮白人实权派重点入股企业。

    至于其他数量众多的轻工业和农业深加工企业,多有一些中小资本白人入股,不在暂停分红之列,依然按照往常年度进行分红。

    策略就是孤立一小撮人,团结大部分,然后用利益分化拉拢,重点打击最顽固分子。

    李福寿的第二招,就是暂停收购南方羊毛,理由是资金不足。

    你不是想禁止汇通金票在南方流通吗?

    那好,我没钱了,收不了羊毛了,自己留着放在库房里生虫吧。

    至于因此而引起的社会动荡,愤怒的南方牧场主巨额损失谁来买单?治安更趋于恶化等等大麻烦,各位自己解决,纯属咎由自取。

    各州的事情自己办,各州的麻烦自己解决,反正羊毛是收不了了,因为红河谷牧场大力扩展羊群数量,自己牧场的羊毛多到收不完,哪有闲心去管你的事儿?

    李福寿的第三招,就是大幅提高19世纪航运公司前往欧洲的运价,而且必须托运前全额支付,而不是运输到欧洲拿到货款之后结清。

    这招可就厉害了,正打在要害三寸上。

    19世纪联合航运公司远洋船舶吨位大,班次多,竞争力强,基本垄断了澳洲前往欧美的航线。

    急切之间想要找到一家能够替代的航运公司,既不现实也不可能,欧洲的航运公司也不可能专门跑到澳洲来运输羊毛,对他们而言,这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市场。

    运费上涨5成,而且必须先行全额支付,仅这两条就可以把99%的羊毛贸易商堵在门外。

    作为羊毛深加工,运输,贸易等全产业链垄断寡头企业,红河谷不介意展示肌肉,用经济手段逼迫白人顽固派退让。

    三招反击犹如三记重拳,狠狠打击在敌对方柔软的下腹部,目的是令其痛苦的弯下腰来,感受到来自红河谷的怒火和力量。

    这就是昆士兰伯爵大人的犀利反击,龙有逆鳞,触之必怒!

    这几年来

    通过一系列巧妙的安排,汇通金票在中北部澳洲获得广泛流通,产生巨大效益和社会影响力。

    李福寿可以利用适度超发汇-->>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