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尖下的江湖

第十章:囚鹰崖(1/2)

说也奇怪,和尚我身材算不上高大,但内力与轻功着实了得。身负高明宇,脚程却丝毫不慢。高明宇趴在他肩头,只觉他脚下气流涌动,气息平稳,完全感受不到奔波的疲惫。
二人行至集市,见梅剑山庄的人一时半会追不上,便找一家客栈暂做歇息。
店小二上前打量着这两位奇怪的客人,高明宇虽穿着得体,像个有钱人家的孩子。可身上全是刀口和泥污,头发也是蓬松杂乱,狼狈至极。旁边的和尚就更是奇怪,明明外面寒风刺骨却只穿单薄的粗麻布衣,尽显寒酸之态。
“去,去,去!师父要化缘,还是另找别处吧!”店小二不客气的催促
“来,来,来”只见和尚我拉起店小二的手在旁嘀嘀咕咕说了几句,不一会又从袖中掏出了什么东西给他,瞬间他便喜笑颜开的招呼道“雅座两位……这边请…!”
高明宇正觉不可思议,又听见小二殷勤询问“二位都要吃些什么?”
和尚我不客气的答道“把你们这的好酒好肉都上一遍”。
不一会,鸡、鸭、鱼、肉、便是满满一桌,和尚我看着一桌美食,眼神中透露着孩童般的欣喜与满足。已顾不得出家人的样子,伸手抓起离自己最近的肘子啃了起来。
高明宇看着他嘴边油脂四溢也控制不住地直咽口水,可转念又不禁问道:“你这个和尚,怎么吃肉喝酒!”
“哈哈哈哈,小僧就是个和尚,敲开哪家的门,施主愿意施舍什么,我就得接着什么,哪有挑剔的道理。”
“有人会这般好酒好菜的施舍?定是你以武力威胁店家”。
“你见过受到威胁,还笑脸相迎之人吗?我只不过是跟他说,你是富贵人家的公子,天生顽劣,父母命你与我上山修行三年罢了。哦对了,我还顺便赠与他一块玉石作为这顿饭的还礼。”
“玉石?”高明宇下意识的摸了摸腰间的佩玉,恍然大悟。原来是和尚我将玉佩偷偷顺了去,做了这顿饭的饭钱。怪不得店家会突然一反常态,殷勤过分。那玉佩本是所有梅剑山庄人人都配有的通行证。丢失此玉,想再回山庄必定难上加难。想到这他气血上涌,整张脸胀得通红,又怎奈身上被点穴道,浑身瘫软。只得无奈吼道:“你这和尚怎么一点戒律也没有,简直坑蒙……拐……骗…样样……呜呜…”他话还没说完,嘴里就被和尚我塞进去满满一只鸭腿。
“阿弥陀佛,我看高施主非出家之人,怎么遇事比我这修行之人更拘泥于小节。快吃快吃,吃完好继续赶路!”
用餐过后,二人便行至第二日清晨,从康庄大道渐入林荫小道,从林荫小道又渐入崇山峻岭的无道。最后在一处陡峭山崖停了下来。此地名为“囚鹰崖”,地势险峻,山崖顶部离地面百余尺,让人望而生畏,山崖底部是一片茂林修竹,未融的雪覆盖在绿色的竹叶之上,白与绿的相互映衬,一股清冷之感油然而生。
高明宇途中倒是也不哭不闹,也不问和尚我要带自己去往何处。他心想,和尚我虽然泼皮无赖,但却从身上感受不到敌意与杀气。再说他武功甚高,想逃走,更是痴人说梦。不如就静观其变,看看他到底有何目的。二人步入竹林,忽闻一阵古琴声,那琴声悠扬漫长中带着幽怨的相思之意,仿佛要将人带入飘渺的仙境,随着琴声越来越近,一股独特的香味弥漫在空气之中,那是与冬季格格不入的香气,似春日暖阳中盛开的百花,也似历经千年酝酿的美酒,美得让人如痴如醉。刹那间,琴声忽变,从幽怨绵长转而成了凄凉肃杀。几股声浪琴波侵袭而来,只听得崩裂声咋起,周围翠竹已被生生震裂。
“寒先生果然还是这么谨慎!”和尚我早已扛起高明宇躲在了声浪触及不到之处,只见他足尖轻点竹叶,落于一座茅屋外。
屋内传出一沉稳柔和的男声“我要的东西,你可带来了?”
“此事说来话长!寒先生不如让我到屋里坐一坐,先烤烤火如何?”
话音刚落,呼的一阵风,将茅屋门顺势打开-->>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