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尖下的江湖

第七章 梅香迎贵客(中)(1/2)

单芊芊和燕思柔寒暄了许久,忽见颂梅急冲冲赶来。见燕思柔在便结结巴巴,不知怎么开口。
单芊芊笑道:“平时一个二个倒是活泼得很,怎么现在一句话也说不出?”
颂梅有些着急道:“两位夫人,少爷和林小姐不知怎的在花园里动……起手来了,您还是快随我去看看吧!
“哎!你们看着景儿没有,可千万别让他伤者林姑娘”单芊芊一边说,一边安慰燕思柔“也许就是两个孩子打闹着玩,景儿是个有分寸的孩子,姐姐大可不用担心”。
燕思柔闻言脸色变得十分难看。二人遂快步奔向庭院。
“哎呦!我的姑奶奶这…这…使不得呀!使不得呀!”一个老仆役跪在地上恳求道
“有什么使不得的,说好的俩俩一对切磋切磋,输家什么都得听赢家的。”只见林青瑶一脚踏在岩石上,近身的树上挂着个制作精致的软鞭,一头她抓在手里,另一头则将林煜景吊挂起来,寒风大雪中,他的头发,衣服上落满雪花,冻得瑟瑟发抖。
“青瑶,你还不快将景儿放下来,不准胡闹”燕思柔提高声音训斥道
“娘啊!爹从小就教我要愿赌服输,更何况是他自己技不如人,我只是教教他,别随便和别人动手,到时候吃亏的是自己。”
原本林煜景只是想和林青瑶套套近乎,他也早就知道她在练武方面天赋异禀,找个借口切磋交流一下,在上前请教一番,就更能让林青瑶有所亲近。可谁知林青瑶虽为女子,下手却是不知轻重,不但打得他鼻青脸肿,还将他倒挂于树上羞辱。
此时林文儒与林宗阳正在屋里畅饮叙旧,林宗阳说得尽是些小时如何如何在本家称王称霸的往事,而这些恰恰是林文儒最不堪的童年。聊到**处,他只得面红耳赤的尴尬陪笑。忽然一阵乱轰轰的嘈杂声打断了他们,二人也冲忙出去查看,林文儒见林煜景被倒挂于树上的情景,仿佛往日在本家被羞辱的景象又历历在目,他攥紧拳头喊道:“快快把我景儿放下”!谁知林青瑶丝毫不把他的警告放在眼里,更加蛮横说道“二叔,男孩子一定要懂什么叫愿赌服输!”
单芊芊闻言拔刀预出,却被林宗阳压住了手。他不怀好意的笑道:“弟妹,这是做甚呀!都是兄弟姊妹打打闹闹!当真就不好了。我看啊!我这侄儿应该是深得林家剑法和单家刀法的真传才是,怎会如此不堪,叫青瑶指点他一下也好。”
话间两块石子嗖嗖两声直射林青瑶面门,她慌神松开林煜景,侧身躲避。“是哪个不知死活的…竟躲在暗处偷袭我!…”她怒道
“明明是二对二的切磋,姑娘只打赢一场,怎么能叫愿赌服输呢?”高明宇从人群中走出。他本与桃枝在外院整理庄内事务,谁料进来时刚好听见林宗阳出言侮辱,心中顿时愤愤不平。
林青瑶看着眼前这个少年,身高比自己高半个头,圆圆的眼睛尽显温柔的神色,实在看不出有练武之人的肃杀之气。又加上她惩治林煜景的手法粗暴蛮横,这时候眼前的男孩竟还敢出来迎战,着实让她有些刮目相看。
她微微一笑道:“你倒是说得有理,那你说该怎样?”
“第二场自然由我来对战姑娘,和姑娘选出的人,无论输赢,最后奖惩皆由我一人承担!”
“你说得轻巧,我赢了两个便都要罚,而且想怎么罚就怎样罚!”话音刚落林青瑶从腰间抽出一把长剑,剑身轻薄似冰片,直刺而来犹如一条快速游动的水蛇。
“明宇,接着!”桃枝将自己平日里用的单刀“止善”也顺势丢给高明宇,让他用于格挡。谁知林青瑶剑法诡异,用的剑也和一般宝剑有所不同,韧性极强,灵活性极高,以至于每每出招高明宇都摸不清动向,一会看她身型向左,剑锋却贴身向右袭来,一会瞧着她飞身直刺,剑锋却又弯曲折返,常常避之不及,着实难以招架。
桃枝看出高明宇闪避狼狈,自己攥紧了拳头,却是想破脑袋也帮不上忙,单家刀的刀法历来变数较少,靠着内力才能发-->>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