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尖下的江湖

第五章:龟息园内得挚友,不负少年乘风华(1/2)

被罚的几天,高明宇并不服气,明明是自己受了欺负,到头来受罚的居然还是自己!可每当他想起单夫人温柔的神情时,却又对自己粗鲁的行为感到愧疚。
龟息园白日里似仙境,了到了晚上,交错树影,此起彼伏的暗香,更是有种”婀娜美人掩玉面”的神秘美感。高明宇这几日并没有好好吃饭,庄里人送来的也竟是些没有油水的吃食。他偶尔会对着月亮发呆,偶尔也去寻一寻老龟的身影。实在是饿得发慌,就到园子里的水潭抓几条鱼充饥,虽然不懂什么武功,但从小他却十分熟悉水性,这仿佛是从娘胎里带出来的。他趁着夜色,脱了衣服跳入深潭之中。月色散落,犹如在水面铺上了一层淡蓝的薄纱,他像条无忧无虑的鱼,游向深处。
这潭口不算大,越往深处就越是宽阔,潭底有一溜幽蓝的水草,发出的点点荧光。顺着光寻去,赫然发现一处洞口,洞内透亮,还有一股不算大的吸力。洞外的石碑上刻着四个大字“别有洞天”。他紧抓着壁岩慢慢摸索着游进去,只见洞内的地面上也长满了一层发光的水草,照得洞壁上的字和图像清晰可见。
“调心似止水,吐息沉丹田,气运至汇通,身若云中仙………………”他在心里默默念着石壁上的字,纵横忽然后方袭来一股强有力的暗流。他闭气时间已久,对突如其来的情况根本没有招架之力。只感觉被水呛入鼻腔之中,呼吸困难,危急之际,一只庞大而熟悉的身影朝他游过来,正是曾给他引路的大龟,他奋力附在龟壳之上,直至大龟将他拖出水面。
他躺在草坪上,头晕目眩,刚想起身,又狠狠的跌了下去,整个人犹如一条快要被人宰杀的鱼。他用力的呼吸着每一口进入鼻腔的空气,沉沉睡去。
不知过了多久,鼻尖处忽然传来阵阵瘙痒,“阿啾”一声他笔直做了起来,连同嗓子里的水也一齐喷出。
“哎呦!你看看你,就是这么迎接我的?”桃枝蹲在他面前,手里拿着根长毛的野草晃悠。虽然被喷了一身的水,但脸上未见动怒的神色。
高明宇连忙拾起衣服遮住自己,身体还不自然的缩了缩!
“怎么像个女娃娃似的,又不是被我看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怕什么。”
说也奇怪,桃枝比高明宇大个五六岁,长相清雅秀丽。俨然应该是个温柔可人的大姐姐。可她一说话,就和温柔可人四字毫不沾边。
“诺,这是带给你的。”她从背后取出一个篮子,上年是换洗的衣服,下面是几道可口小菜。
也许是这些日子积压了太久,又或许高明宇仅仅是个九岁的孩童,他望着篮子里的东西,竟呜呜……的哭了出来。
“怎么又像个女娃娃一样的哭起来了?”桃枝有些疑惑。
“我以为,我以为,不会有人再理我了”
“不理你?就因为你揍了林煜景那小子?
“那是当然,开始我并不觉得我错了,甚至对老爷的处罚,心里也不服气。可是一想到老爷夫人救了我,又对我这般,我实在不该意气用事和少爷打架”!
“打架?我只看到你单方面的被打好吗?你放心,我们夫人可是江湖上是非分明的单女侠。岂会因为这些事,不待见你呢?不说这个了,你先吃东西。待会,我教你几招防身用的招数,保证林煜景那小子再伤不到你。”
高明宇已好几日未见如此可口的小菜,来不及换干净衣服,便狼吞虎咽的吃起来。桃枝在旁瞅着他的吃相,忽然心中浮起一丝酸楚,想起自己姐妹俩从六岁起就一直跟着夫人,虽谈不上什么锦衣玉食,但也从未挨过饿,从未受过任何人的欺辱。看着眼前这孩子自小就四处漂泊,真真是太不容易。不知不觉,桃枝的眼中也泛起泪光。
“桃枝姐,你怎么也哭了?”高明宇缓缓放下手中的碗筷,生怕自己又有什么地方做错。
“傻小子,你哪只眼睛看见我哭了?我看你是吃饱了撑的,竟说瞎话。”说着桃枝左脚脚向前一勾,一根树枝便被旋转挑起,她右手接过,-->>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