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尖下的江湖

第十三章 勿忘之人(1/2)

转眼,三人已同住同吃三年有余。高明宇不但专心默写秘籍,更是醉心于研究寒秋风竹舍里的医学典籍,寒秋风倒是也不吝啬,对于他所讨教问题皆一一作答。
这日,高明宇偶然在书中习得炼制回春丹的密法,这种药能令久病之人回复元气。即糊涂草、百花果和青叶蚕入药,更需那炉蛇鳞片做药引方可制成。前三种寒秋风的药舍里皆有,只有这炉蛇鳞片十分难寻。这蛇喜爱出没于竹林的石缝间,体型娇小,通体赤红且身负巨毒,一般扑蛇之人见到都要退避三舍,根本没人会冒险抓它做药引。
高明宇对这蛇的毒性早有耳闻,可这些日子,眼见赵姑娘的病情有了好转,但身子骨仍是极虚,往日之事也几乎都记不清,这样下去,恐怕再难同正常人一样。不如自己去林间碰碰运气,说不定还真能抓住炉蛇做药引。
竹舍东面,有条小溪,溪水旁石块极多,高明宇顺着水流翻找,忽听见细细滑行之声藏匿于一块光滑石头之下,他顿时心头一紧,喜出望外,对了,对了,那便是鳞片受到摩擦的声音,他用劲挪开石块,只见两条小蛇正相互缠绕,玩做一团。那蛇果真如同记载,身似火焰,头尖尾细,只有成年人的食指般大小。高明宇捡起地上树枝,想要轻轻拨动,谁知它们反应极快,一头扎进溪水之中,顺着水流方向迅速滑行。
高明宇紧随其后,不知追了多久,两蛇踪迹在一处茅草房外彻底消失。他抬头一看,只见茅草房上题写着三个大字“随香居”。他在房外轻唤到“有人么?有人么?”只听得一阵浅浅的鼻鼾声,想必是这屋的主人正在小憩。他本是寻蛇而来,而这蛇毒性极强,若进屋内咬到此人,那才真是罪过。于是他见房门虚掩,轻推而入,想着之后叫醒主人再解释一番,便也没什么可怪罪的。
屋内布置极为素雅,每一物件都似精心制作,工艺十分考究。从进门便能闻到一股淡淡的檀香,正厅向左是主人的卧房。里面放置着些及其平常的梳妆用具,床上躺着个身型婀娜的身影,长发垂地,一身青衣,要不是高明宇早早认识寒秋风,此时还真以为自己闯了哪位姑娘的闺房。
“哦!是寒先生!”高明宇心头的紧张感顿时消减。
只见他侧卧而眠,一身酒气,半梦半醒之间抱着一幅仿佛未完工的画像,嘴中喃喃自语道:“金师姐,你怎就不肯见我一面!”这样的寒秋风,高明宇还是第一次见到,眼角含泪,语音哽咽,竟像个撒娇的孩子。
高明宇看向画中,顿时也被画中左面的美人惊艳得痴痴呆住。她比至今见到的任何女子都美,头梳灵蛇髻,端坐于花下捣药,白衣之下朱唇皓齿,眉宇间的英气更胜单夫人,容貌娇柔美丽则更胜桃枝、林青瑶这样的少女。眼角一颗泪痣刚刚好增添妩媚,我见犹怜。
“哎呦!”高明宇正看着画像入迷,手指传来一阵剧痛,黑血顺着指尖流出。原是刚才那两只炉蛇不知从哪里钻出咬伤了他,他感到浑身**,整个世界都在摇晃。神情恍惚之间,他仿佛看到那仙子从画中缓步而出,坐在自己身旁轻言笑语。真真是“貌比芙蓉娇且媚,笑似环佩寄春风”。
不一会,他又见寒秋风醉醺醺的从床上爬起,激动地叫道:“金师姐,你终是肯见我一面了!”说着,捏了捏他的手道“这么多年没见,师姐似乎健壮了些。你的蛊穴不要紧吗?你放心,黑血浮屠我已经找到,任谁也伤不了你!。”
高明宇被这一连串的话说得是摸不着头脑,加之了又中了蛇毒,头晕目眩,此时是浑身滚烫瘫软,如同着火一般。他心想,莫不是寒先生喝醉了误把自己当作了画上的美人。“蛊穴?黑血浮屠?”又究竟有什么关系?再仔细听来,寒秋风口中的金师姐,竟是倾倒江湖众生的金月娘,想必是这女子被人所伤,寒先生想要救她,才非要这黑血浮屠不可。
不过,这女子光凭一张画像尚且能让人如此痴迷,要是遇上真人,那岂不是忘之一眼,难忘终身。也难怪性情-->>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