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尖下的江湖

第十一章:黑血浮屠(1/2)

那青衫男子名叫寒秋风,师从药师谷,乃金月娘、阳春雪师弟,在外素有“圣手名医凝断骨,芳华妙颜世无双”之称。据说他曾因爱慕金月娘不惜与师兄阳春雪反目,最后落得双眼失明隐居江湖。
寒秋风给高明宇解毒后,遂问和尚我:“那东西也不见你拿与我,反倒是带个不相干的娃娃过来做什么!”
和尚我笑道:“那寒潭里的老龟实在是斗不过,…………但……”
“既然拿不到黑血浮屠心经,那你带来的女人我就断然不会医治。”
“女人?”不可能说的是自己。高明宇往里屋瞧了瞧,只见一女人瘦如枯槁,躺在客房床上,手无力的达拉在床沿。脸上毫无血色已如死人。
“黑血浮屠,谁说我没带来?这个小娃娃就是!”和尚我听闻他的话突然有些急躁。
“你这是当我三岁小孩?是你说的,黑血浮屠乃世间无上心法,练至三成已可成为绝顶高手,练至全部方能将天下武学化而为一,至大同。且不说这娃娃能练几层,连我下的毒都自解不了,你竟敢说他已习得此心法?”
“小娃娃,你快说你学过黑血浮屠!”和尚我催促
高明宇呆在原地,他哪里知道龟息园的寒潭里藏有如此典籍,自己根据记忆中背诵的口诀竟就是世间至宝“黑血浮屠”。
高明宇想了一会,见寒秋风脸有怒颜,和尚我也不似之前稳重。便颤颤巍巍地答道:“什么黑血浮屠,我……我什么都不知道?”
“什么都不知道?那日带你离开梅剑山庄,我便催动内力试探过你的气息脉搏,分明与黑血浮屠残本描述的一摸一样。你若是还说不知,那在比武之时,柴俊明明占尽上风,你又如何忽然崛起,将他击败?”
高明宇被问得一时语塞,但仍一口咬定自己不知什么是“黑血浮屠”。他一是怕这两人不怀好心,对梅剑山庄不利,二是自己那日忽遇水中急流,别有洞天里的招式和口诀也未必全部记下。
寒秋风听闻高明宇说话语气支支吾吾,又听得和尚我细说如何看他比武,如何带他走等事,心里也起了疑。“莫不是这少年故意深藏不漏?待我好好试他一试”。寒秋风将脸凑到高明宇身前说道:“小子,你可知我最擅长什么?”。
高明宇初出茅庐又怎知寒秋风凝骨医圣的美名。自然答道:“不知……”。
“那我就告诉你,我这人最擅于给别人接骨。人身上的哪一截骨头如何断,断在哪,疼痛感轻重我均知。换句话说,你若敢骗我,我就一截一截的折断你身上的骨头,让你痛不欲生。寒秋风说着,手法怪异地掰过高明宇的手臂,顿时他便吃痛的浑身冒汗,身体里那股强大的内力不知不觉中开始抗衡。寒秋风固然感受得到,开始时,只觉这股力道阴阳相融,刚柔并济,没什么特别之处。但随着自己的内力推进,这股力道便渐渐与之相通。相互交融地同时,仿佛要将自己的内力全部化解。他不得不立刻松手,这才见周围温度骤然升高,药材七零八落,瓶瓶罐罐震碎一地,。而高明宇已汗如雨下,脸色赤红,迷迷糊糊似要晕厥。
“你可信我了吧!”和尚我在旁说道
“这少年身上是有种奇怪的力道,可究竟是不是黑血浮屠我却尚未可知!”寒秋风一边说着一边擦拭额角的汗。
待高明宇醒来之时已是深夜,屋内一片漆黑,陌生的环境中,他跌跌撞撞沿着床摸索着,忽然手一缩,似乎摸到了几棵如同枯树枝般的手指,那触感一阵冰凉,几乎所有指节上只覆盖着皱巴巴的皮肤。
“啊!”
“怎么!”和尚我赶忙点灯而进,微弱的烛光把床上躺着的女人照得更加瘆人。本就惨白的脸上,颧骨高耸,眼窝深陷。
“你被赵小姐吓到了”?
高明宇蜷缩着躲在一旁,看着眼前死尸一般的女人说不出话。
“她没有死!只是比常人虚弱很多!”和尚我自说自话,端来一碗汤药喂她服下。女人干裂脱皮的双唇一开一合,活像只脱离了水的鲤-->>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