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1再造中华

第642章 投降(1/3)

        俄军确实被关进了笼子里。这个笼子是由波涛汹涌的海拉尔河、一望无际的呼伦湖和还有中国军队的机枪大炮构成的,这是全世界最让人绝望的铁笼。十几万俄军就这样被赶了进去,欲禁不得,欲退不能。

        中国军队有条不紊的逐步缩小包围圈,把俄军慢慢的往中央挤压。这是他们的拿手好戏,他们总是喜欢广大广大的包抄,然后缩小缩小的歼灭。翻译成人话就是先从俄军防御薄弱甚至没有防御的地方穿插过去,形成一个疏而不漏的巨大包围圈,然后慢慢缩小。在来自四面八方的猛烈攻击之下,俄军不得不一退再退,最终被挤压到一块极为窄小的,连水都喝不上的战场,在铺天盖地的炮火和机枪扫射之下变为亡魂。在北满战场,俄军就尝到了这一战术的厉害,现在同样的悲剧还得在俄军身上重演一次,只不过规模放大了两倍。

        安德烈中将极为愤怒。在他看来,虽然俄军处于下风,但再怎么说也有近20万大军,就算离开了他的指挥也能撑上十天半个月,这段时间足够他突破中国军队的防线,重新打通与国内的地面联系了。然而他做梦都没想到马林诺夫废物到了这种地步,在他的“出色”指挥之下,五天不到,十几万大军就全垮了!现在他要面对的俄军已经不能称之为一支军队,完全是一群惊弓之鸟,很多部队连步枪都扔了一只不剩了,他们已经不想着如何突破中国军队的防线,只知道跑,离中国军队越远越好!这十几万俄军士兵找不到军官,军官找不到将军,乱成一团麻,就算他有通天本事,也没有办法在短时间之内将他们重新组织起来!

        没有组织的军队,那还能叫军队吗?

        而且十几万人挤在只有十几公里宽,纵身不过三十公里的狭小地域,连转个身都异常困难,更别提来回调动了。

        失去了组织又没有纵深的军队,那就是一丛丛韭菜,任人家割的韭菜。

        安德烈中将暴怒之下咆哮着要找马林诺夫算账,然而不管他怎么找都找不到马林诺夫。那个混蛋似乎知道自己把事情给搞砸了,早早的脱掉了将军的服装,换成普通士兵那脏兮兮的军服混在士兵中间,死活不肯露面,安德烈中将就算有通天本事也没有办法在这乱成一团麻的败军中间把他给揪出来。

        无奈之下,安德烈中将只好重新把注意力放在如何突破中国军队的防线上来。现在他已经没得选了,海拉尔河的浮桥已经被中国军队给破坏的差不多了,而且中国军队有一个精锐的步兵师在西岸严阵以待,在这种情况下想重新架设浮桥渡河,那真的比登天还难。不能渡河撤往西岸,就只能一条路走到黑,拼尽全力进攻扎贲诺尔。只要突破了扎贲诺尔防线,他们就可以撤入俄国境内,保住自己的小命了。

        当然撤回俄国境内就能保住,小命的前提是中国军队不敢越境攻击。

        在安德烈中将的指挥下,俄军以第20军为主力,不计代价向扎贲诺尔防线发动一次次排山倒海的攻势。他们没日没夜的进攻,从白天打到黑夜,又从黑夜打到白天,目之所及,尽是密密麻麻的、嚎叫着向前猛冲的俄军士兵,还有那比芦苇还要密集,仿佛要遮蔽大地的刺刀。中国军队的炮火从扎贲诺尔防线,从俄军后方,从海拉尔河对岸,无情地倾泄过来,在中东铁路上飞驰的列车将炮弹一车皮一车皮地运过来,又拉着一车皮一车皮的弹壳跑回去,战场上硝烟弥漫,白茫的一片,难以视物。至于机枪子弹,那更是成车成车地打光,许多机枪火力点铺了厚厚一层子弹壳,以至于战争结束后黑衣军不得不用铲子将这些弹壳铲起来。捡?那不知道得捡到猴年马月才行。密不透风的火力网无情-->>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