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1再造中华

第196章 兵败如山倒(1/3)

        天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乌云笼罩了,闪电在云缝间迤逦穿行,雷声震耳欲聋,转眼间,飞雨如箭,天地间白茫茫的一片。

        每一道电光闪过,总能看到黑衣黑盔黑甲的骑兵挥舞着马刀或者端着机枪从四面八方呼啸而来;每一声狂雷过后,总是比那更为恐怖的排炮射击。迫击炮炮弹混合着大雨呼啸而来,落在团丁们中间,橘红色的爆炸强光闪过,血水与泥水齐飞,裂肢断臂乱舞。团丁们只觉得四面八方都是潮水般涌来的敌军,他们惊骇欲绝,在战场上无头苍蝇似的乱窜,奔走若狂!

        张明坤在一众家丁的保护下往纲河那边逃去。现在暴雨倾盆,道路泥泞,他深一脚浅一脚,频频滑倒,额头都给磕破了,鲜血直流,只是刚流出来就让雨水给冲走了。这暴雨让他连眼都睁不开,却也只能闭着眼睛迈动酸痛的腿,艰难地向沂河方向走去。他只能往那边逃,不然的话就只有死路一条。

        我们的张老爷心中满是迷茫,李思明明明只有区区几千装备落后的团练,是怎么拉出一支武装到牙齿的大军的?他明明调集了一万多人,占据绝对优势,怎么转眼间就被打得一败涂地了?

        不明白不明白不明白……

        其实这场灾难从他轻率地派四千余步骑兵去夺回邳州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了。由于严重缺乏有效的战场侦察手段,或者说根本就不重视侦察,他压根就不知道蔡锷那边有多少人马,只是错误地判断袭击邳州的敌军只有几百名骑兵,不难对付。

        袭击邳州的敌军确实只有几百名骑兵,这没错,但并不代表蔡锷只带了几百人。他费了这么大的劲瞒过徐州豪强玩了个大迂回,深入敌后数十里,图的自然不仅仅是一个邳州,他要一口将这一万多人全部吞了。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他可是将第1团、第2团和骑兵团主力全带上了,总共五千六百步骑军!按照他的部署,骑兵团主力绕到上游,向邳州发动闪电式突袭,一举拿下邳州后将邳州交给协同行动的一个步兵加强营,然后立即离开邳州,在运河镇外数里处的梨园中埋伏,准备打击来援之敌。敌军骑兵来援的时候他们不为所动,将他们放过去,交给步兵营对付,步兵营的机枪、半自动步枪和机关炮会让这些眼高于顶的骑兵爽到飞起的。等到敌军步兵来援,骑兵团才突然杀出,在迫击炮的掩护下冲向毫无防备、队形被拉扯得一塌糊涂,更累成死狗的石虎所部!

        进入到热兵器时代之后,骑兵正面冲步兵方阵就是找死,但石虎所部别说组成方阵了,连让他们就地卧倒射击都做不到,只是一眨眼的功夫,数百骑铁骑便如同黑色旋风,撞入他们中间,所到之处血飞人头滚,石虎和他的师爷还有两个儿子全部成了刀下之鬼。那些团丁更是吓破了胆子,哗啦一下就溃败了下去,骑兵在后面紧追不舍,像赶羊一样驱赶着他们去冲击后面还没有遭到攻击的部队,将那些手忙脚乱地准备重整队形抵抗的部队冲得一塌糊涂……毫无防备之下,三千多步兵被六百骑兵轻而易举地冲垮了,大多数人选择投降,也有相当一部分在走投无路之下纵身跳进了运河里。

        王子明那支骑兵也没好到哪里去,几百支半自动步枪,数十挺轻机枪,十几门迫击炮还有四门机关炮疯狂扫射,冲锋的骑兵一批批的倒在了冲锋的路上,没有一个能冲到两百米以内的。王子明带头冲锋,被一梭轻机枪子弹击中胸口,整个胸部都打烂了,当场死亡。张郁见势不妙想逃,一发37毫米机关炮炮弹砸过来,连人带马一起撕成了碎片,死无全尸。他们所率领的骑兵在很短时间内就折损了近四百人,剩下的都看傻了,不敢再攻,赶紧逃跑,结果却发现数十辆卡车不知道什么时候插到了自己-->>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