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索的英雄联盟

【0096】 灾厄序曲(爆更求订阅!)(1/2)

    时间回到亚索收到消息的六天前。

    均衡寺院。

    年仅十二岁的阿卡丽正在道场练习着手里剑的投掷技巧——偌大的道场之中,只有她自己一个人正在训练。

    均衡教派的其他人去哪了?

    他们要么是已经离开了纳沃利,正在前往斐洛的路上,要么就在下山采买、张灯结彩,筹备慎的婚礼。

    没错,慎要结婚了。

    至于为什么他会在这个节骨眼上结婚……

    这自然是慎的父亲、当代暮光之眼·苦说大师的主意。

    而一切的起因,则是要从均衡教派对诺克萨斯的态度说起。

    ……………………

    实际上,察觉到了诺克萨斯人大动作的不仅是义勇军,实际上,当斯维因开始厉兵秣马、跃跃欲试的时候,藏身于大山之中的均衡教派也多多少少觉察到了一些不对劲。

    一方面他们本来就在艾欧尼亚树大根深,而另一方面,也有不少均衡教派的人使用化名进入了义勇军——对这些自称是群山之子的家伙,亚索选择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毕竟还有一些均衡信徒和苦说那个说“现界归现界、灵界归灵界”的家伙不一样,如果可以的话,亚索也很希望他们能够为对抗诺克萨斯出一份力。

    所以,当诺克萨斯人开始准备起了大动作的时候,均衡教派也收到了消息。

    不过,虽然身为艾欧尼亚的一员,但苦说和相当一部分均衡教派的战士都并不担心——或者说并不在意诺克萨斯人的举动。

    甚至对他们而言,斯维因并不是敌人。

    之前在准备进攻普雷希典的战略时,斯维因除了请求支援外,还提出了“一个拳头打人”的策略:即在进攻普雷希典的时候,放松对其他势力的压力,有限的释放善意,争取将战争维持在小范围之内。

    斯维因很清楚团结的力量,他可不希望看见一个团结的艾欧尼亚将诺克萨斯拖到泥潭之中!

    所以,对于鼎鼎大名的均衡教派,斯维因一直表现出了异乎寻常的尊敬——他甚至主动派出了使者沟通,并声明这是“属于现界的战争”,还隐晦的表达了自己将维持艾欧尼亚传统的意思。

    这种情况下,苦说虽然对诺克萨斯有所提防,但大致还是放心的——他也明白斯维因的考量,所以并不担心诺克萨斯人会调转枪口朝向自己。

    毕竟义勇军才是诺克萨斯人的敌人,他们没理由对均衡教派动手。

    甚至为了避免误会、防止有人化名群山之子,盲目的参与到接下来的普雷希典之战中,苦说还特意将慎的婚期定在了现在。

    反正慎和叶舞的婚事是多年前就定下的娃娃亲,现在成婚的话,均衡教派就变相的脱离了战事,不会参与到接下来的麻烦之中了。

    然而,就在婚期定下之后,斐洛那边却突然传来了消息,一个古老的封印出现了问题,虽然这时候苦说很不希望均衡战士下山,但封印毕竟很重要,他只能同意狂暴之心凯南和暗影之拳梅目下山去处理。

    而为了保险期间,苦说安排了那些和自己思维比较接近、不会半途掺和到战争中的人与二人同行。

    在这支队伍离开均衡寺院的时候,梅目的女儿、一直以下任暗影之拳自居的阿卡丽自告奋勇的请求同去——结果被不出意料的驳回了。

    “你将会是暗影之拳。”阿卡丽的父亲塔诺摸着阿卡丽的头发,“但不是现在,目前来说,你还需要多多练习——斐洛的事-->>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