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索的英雄联盟

【0775】 三招两式(1/2)

    在召唤师峡谷,亚托克斯最广为人知的应该是天神下凡一锤四,或者絮絮叨叨无尽的嘲讽。

    但在符文之地,对于亚托克斯曾经的同伴拉亚斯特而言暗裔剑魔是一个相当可怕的存在。

    实际上,当初在暮光星灵的算计下,一众暗裔纷纷遭到背叛,被各种各样的原因封印在了自己的武器之中,哪怕狡猾的拉亚斯特都未曾逃脱,但被封印之后,有人苟且偷生、有人另寻出路,而亚托克斯却做出了一个和所有暗裔都不一样的决定。

    亚托克斯在寻死。

    具体来说就是找人战斗,希望有朝一日能够战死沙场,彻底终结自己这丑陋的、卑贱的暗裔身份。

    【因为我成为了暗裔所以我想要寻死】这种事情说起来似乎有些小家子气,仿佛是懦夫的逃避,但实际上,只有真正经历过从飞升者到暗裔的人,才能体会到这种难以言喻的堕落,这种滋味简直和“将人类的灵魂塞进蛆虫的身体内”没什么区别。

    怀着战死之心的亚托克斯在大部分的时候都是一个战斗疯子,现在他来到了艾欧尼亚、找到了凯隐,在拉亚斯特的角度上,自然是“这家伙找上自己打架”了。

    所以,拉亚斯特如临大敌,不惜暴露自己隐藏的力量,也要让凯隐暂时暗裔化——亚托克斯想死,但拉亚斯特可不想!

    也许亚托克斯不至于毁掉拉亚斯特,但干掉凯隐还是没问题的!

    惊人的求生欲下,拉亚斯特终于一改自己之前喋喋不休的伪装,转而如一个耐心的老师一样,详细的教导着凯隐操纵自己的力量,他甚至不求能够击败亚托克斯,只求能够从亚托克斯的手下逃脱。

    ……………………

    虽然拉亚斯特极度紧张,但在适应了亚托克斯暗裔之躯的压制后,凯隐却开始下意识的东瞧瞧、西看看,很快在庭院的角落里,见到了捧着长剑的艾瑞莉娅。

    嗯?

    她为什么丝毫都不紧张?

    “这个女人不简单的。”就在凯隐疑惑的时候,亚托克斯难得的说了一句技巧之外的话,“她很可能是亚托克斯的载命人——我记得亚托克斯和其他暗裔不一样,之前没有吃过载命人的亏……”

    “不,那不是。”凯隐一面举起了镰刀,一面默默摇了摇头,“我见过她的雕像,在普雷希典,她是曾经的艾欧尼亚领袖,她叫艾瑞莉娅!”

    “见鬼的,亚托克斯已经在艾欧尼亚布局到了这种地步么?”听凯隐这么说,拉亚斯特更加紧张了,“悄无声息的掌握了一个国家……亏得我还以为他真的想要堂堂正正的战死来结束这种屈辱!”

    “???”

    拉亚斯特的抱怨里的信息量似乎有些大,以至于凯隐根本就没听明白——但他至少已经知道,这件事比想象之中的还要麻烦。

    就在凯隐努力的摒弃掉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想法、努力掌握身上越来越强的力量时,之前一直打量着他的亚托克斯终于再次开口了。

    “怎么了,小仓鼠,你紧张了么?”

    见鬼的紧张——凯隐在心里下意识的反驳着——我从未驾驭过如此可怕的力量!

    “不必如此紧张的。”仿佛没有看见凯隐额头上滚落的汗珠,也亚托克斯的语气越发恶劣了起来,“你只需要举起武器,像是割麦子一样斩过来就好了——干农活这种事情,你一定很擅长的。”

    凯隐不想说话,但拉亚斯特却再也无法自我遏制了,下一刻,巨大的镰刀自下而上斜斜地如一道闪电般掠出,直奔亚托克斯的胸膛。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