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索的英雄联盟

【0741】 艾希的无尽怅然(1/2)

    对于“塞拉斯和丽桑卓联手”这种事情,亚索只是有一点猜测,没有任何实锤。

    只不过这种可能性有点过于可怕,万一真的发生,恐怕德玛西亚就真的要倒大霉了……

    冰霜女巫,那可不是什么好相处的角色啊!

    当初还只是三姐妹之一的时候,丽桑卓就曾经正面硬刚沃利贝尔,以凡人之躯直面神祇,虽然最终被沃利贝尔闪烁着电弧的双爪抓瞎,但同时也毁掉了祂的信仰,让无数人崇拜的不灭狂雷成为了灰溜溜的大狗熊。

    而后来,在那段掩藏的历史之中,她又作为三姐妹唯一的幸存者,硬生生的活了下来。

    虽然对外宣称是“每一任冰霜女巫都继承了丽桑卓的称号”,但亚索知道,丽桑卓自始至终只有一个。

    亚索不知道丽桑卓这么做究竟为了什么,也不知道她究竟是虚空的走狗还是抵抗虚空的战士,但至少从上次冰脉驱役的事件来看,这位冰霜女巫恐怕不怎么喜欢自己这个外来者。

    从这个角度上说,也许丽桑卓也应该不喜欢塞拉斯、想要除之而后快。

    可惜,塞拉斯实在有些特殊,他的魔法天赋在符文之地是前所未有的,能够窃取魔力、甚至窃取寒冰血脉的能力实在是过于特殊了,很难说丽桑卓会不会因为这份特殊的能力而产生一些不一样的想法……

    想到这,亚索终于有点头疼了——本以为这只是一次愉快的西部扩张之旅,真正抵达了拉克斯塔克之后才发现,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

    不过,既然已经来了,那亚索就不会一走了之,先帮助艾希在这站稳脚跟只是一方面,同时试着解决塞拉斯的问题也是应有之意,这样想着,亚索很快给无牙仔传递了信息。

    还需要无牙仔去一趟福光岛、给自己送信才行!

    ……………………

    亚索在逐渐接近南风部族的领地。

    时间也在一点一点的流逝。

    行走在广袤的拉克斯塔克平原上,亚索第一次见到了弗雷尔卓德的春天——不知不觉间,他竟然以及几乎完全横穿了整个弗雷尔卓德,并在这度过了大半个冬季。

    习惯了冰原上难耐的寒风和大雪,当阳光逐渐明媚起来之后,亚索甚至真的感觉到了一点“春意盎然”!

    相较于艾欧尼亚的绽春,弗雷尔卓德的春天依旧寒冷,但在这严寒之中,植物却已经开始在雪盖下悄然萌发,河流也逐渐解冻,虽然冰层依旧,但如果愿意俯下身子、静心聆听,那冰层下潺潺的水声却也清晰可闻。

    当第一抹绿色出现在在冰原上之时,就是弗雷尔卓德最为重要的节日:命名日。

    命名日,顾名思义,就是给孩子命名的时候。

    通常情况下,弗雷尔卓德的孩子大多诞生于秋季——漫长而无聊的冬天,弗雷尔卓德人室内运动的频率自然大幅度增加,而冬天怀孕,自然是秋季临盆。

    但严苛的自然环境下,弗雷尔卓德婴儿的夭折率是非常惊人的,很多部族会有超过半数的婴儿活不过他们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一个冬天;即使活过来第一个冬天的婴儿之中,也有一半活不过五岁。

    这种情况下,命名日就应运而生了。

    所谓命名日,指的是给“已经确认没有夭折的孩子取名字的节日”,只有那些足够强壮的、确认了没有夭折的孩子,才能够拥有属于自己的名字。

    而那些早早夭折的婴幼儿,没有名字也能让他们的亲人稍微不那么难过一点点——也勉强算是聊以慰藉了。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