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索的英雄联盟

【0705】 隐藏起来的往事(1/2)

    

    在弗雷尔卓德,不能被提起名字的存在很少。

    沃利贝尔算一个,提到他的名字有“呼唤神名”的可能,沃利贝尔还保持着回应祈愿的传统,贸然呼喊他的名字很容易被视为祈愿,然后直面不灭狂雷的意志。

    考虑到神祇意志的可怕,除非专业人士(如荒野祭司、兽灵行者),这么搞很容易被冲击成浑浑噩噩的失者。

    而除了祂之外,还有一个不能提起名字的,就是丽桑卓。

    如果说贸然呼喊沃利贝尔的名字可能成为失者,那贸然谈论丽桑卓、讲述她的故事,结果很有可能是她晚上来找你——丽桑卓可以操纵别人的梦境。

    没人知道,那些贸然谈论丽桑卓、甚至语出亵渎的家伙在晚上的睡梦里梦见了什么,但能够知道的是,这些家伙无一例外的在第二天陷入了疯狂之中。

    现在,努努的妈妈不敢说清一定要让努努离开的原因,但亚索却很清楚,是因为丽桑卓。

    当初的嚎哭深渊之战,阿瓦罗萨和赛瑞尔达都战死,监视者被封印到了永恒的臻冰之中,只有丽桑卓活了下来,这之中的故事涉及到雪人、涉及到巨魔、涉及到古代的约德尔人,但大部分的史实却早就被遗忘在了风雪之中。

    也许只有在诺台人的传承里,还以歌谣和曲调的形势,保留着当初的只言片语。

    而作为幸存者,丽桑卓一直以来都致力于埋葬这一段历史——在这一点上,亚索其实也不知道丽桑卓的态度,她既要夸赞三姐妹的功勋,又要掩埋当初战争的真相,似乎只是希望弗雷尔卓德人能够知道“三姐妹为了弗雷尔卓德而牺牲”,“三姐妹都是弗雷尔卓德的英雄”一样。

    至于具体怎么牺牲,发生了什么,他却讳莫如深……

    也许,诺台人掌握的,就是这段不愿意被丽桑卓提起的往事吧?

    亚索不知道如果没有自己,和威朗普在一起的努努会走上怎样的道路。

    但现在,既然自己来了,努努也成为了冰裔,他无论如何都不能坐视不理,所以,面对着满脸担忧的努努母亲,亚索反而展颜而笑。

    “你说的,我都知道。”

    “?”

    努努的母亲显然有些懵了——你知道了甚么?!

    丽桑卓的跟脚只在诺台族口耳相传的故事里有所提及,我为了自家儿子才勉强和你不着边角的说了一点,你却一开口就“我都知道”,你知道个锤子!

    然而,就在她开始思考这位亚索先生是不是过于轻佻、信口开河的时候,亚索的下一句话却惊得她目瞪口呆。

    “那位冰霜女巫的确很敏感。”

    亚索先生知道那位丽桑卓!

    他是真的知道,还是猜到了什么?

    “臻冰会冻结一切,但却不包括过去。”在不好直说的情况下,亚索也难得扮演了一次谜语人,“不过,哪怕是弗雷尔卓德,也注定会有冰雪融化的一天——不是么?”

    听到这句话,努努的母亲已经完全懵了。

    亚索先生究竟是在暗示什么?

    暗示他知道丽桑卓用臻冰掩藏的秘密?

    这怎么可能?

    哪怕是传承了一切的诺台人,也不过记录了一首古老的曲子而已,明明亚索先生不是弗雷尔卓德人啊!

    但如果他不知道这件事,那怎么会说出“臻冰会冻结一切、但不包括过去”这种明晃晃意有所指的话啊!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