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索的英雄联盟

【0696】 仿佛是个本地人(1/2)

    

    在亚索苍凉而寥阔的歌声之中,三女仿佛看见了当初一队又一队的弗雷尔卓德人主动离开家园、在风雪中扶老携幼南下的场景。

    那一个个或是高大、或是矮小,或是挺拔、或是佝偻的身形,竟如切实出现了一般,逆着雪橇的方向、避让着猪突猛进的钢鬃,就这么向着四个人来时候的方向,一路向东而去,转为南下。

    恍惚间,锐雯站起身向着东南方望去,仿佛看见了这些人手脚并用、翻越铁刺山脉时候的模样。

    大雪掩埋了他们的足迹。

    狂风卷起雪花,将他们的身形和铁刺山脉密密麻麻的针叶林模糊为了一体。

    这些古老的先民就这样告别了自己的故土家园,带着希望来到了土库古尔、来到了达尔莫平原,在那里繁衍生息,最终成为了诺克希人,也成为了现在诺克萨斯的祖先。

    不知道什么时候,亚索已经唱完了这首古老的挽歌。

    但漫天风雪却仿佛是这一曲挽歌的余音,依旧让三女心有戚戚——虽然她们之前从未来过弗雷尔卓德,更不是弗雷尔卓德人,但在简单的旋律之中,她们却仿佛是那一次伟大迁徙的见证者,不由自主的握紧了自己的拳头!

    甚至……连一直默默拉车的钢鬃都不知道什么时候红了眼睛,速度明显快了一大截!

    良久,艾瑞莉娅终于缓过神来。

    回过味来的艾瑞莉娅思索片刻,很快就察觉到了这个故事之中的微妙之处。

    亚索讲述的故事是前后矛盾的!

    前半截,亚索说的是弗雷尔卓德人天生骁勇野蛮,将凛冬视为考验、将南边的人认为是软弱可欺之辈。

    而后半截,在那首《离者挽歌》之中,南下的弗雷尔卓德人和留在弗雷尔卓德的本地人却仿佛是被迫分家的兄弟,一方守着老宅、忍冰耐雪;一方寻找希望、背井离乡。

    这两截放在一起,中间那断裂感可以说是稍微想想就能有所察觉。

    这是怎么回事?

    “哪个故事是真的呢?”看着亚索,艾瑞莉娅终于问了出来,“你好像知道很多弗雷尔卓德的故事……”

    然而,一向有一说一的亚索难得做了一次谜语人。

    “我不能说。”亚索摇了摇头,“在冰原上,有人窥伺着所有人的梦境——我能保证我的梦不被看见,但你们不能,所以,我不能告诉你们。”

    有人在窥伺梦境?

    锐雯和艾瑞莉娅还好,在听到这句话之后都只是感觉到这个存在的棘手,反而是一向高冷淡定的辛德拉,闻言之后却冷哼了一声。

    在幻梦池的轮回之梦里度过了无数岁月的辛德拉,对这种东西最是忌惮!

    猜到了辛德拉的想法,亚索也只能苦笑着出言安慰。

    “上次我在弗雷尔卓德,也曾经和这位有那么一点接触,总之她很危险,非常危险……而按照你们对我一贯的了解,我想你们应该知道,我对这位如此重视的究极原因是什么。”

    听亚索这么暗示,三女心中也隐隐约约有所明悟,但考虑到梦境的缘故,她们都强迫自己不去多想。

    “总之,这次我们的目标不在那,我们要去找失者的麻烦。”深吸了一口气,亚索勉强做了个总结,“但我们同时也要提高警惕,哪怕收拾了失者、收拾了失者背后的那位神祇,我们依旧需要极度小心!”

    毕竟……上一次亚索就是在大功告成、稍微放松了那么一点点的情况下,直接落入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