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索的英雄联盟

【0686】 这次不再一个人(1/2)

    

    之前福光岛的黑雾刚刚驱散、一切百废待兴缺乏人手的时候,锐雯就想过要不要将这些符文剑士也带上岛。

    但亚索认为她们还需要再习惯一下不做职业军人的生活,所以没有同意。

    现在岛上的秩序基本构建起来了,锐雯也终于能够去拉人手了——所以,和愁眉苦脸的艾瑞莉娅不同,锐雯倒也算是神清气爽。

    接上了锐雯,无牙仔继续向西。

    很快,在斐洛,辛德拉也加入了队伍。

    和愉悦的锐雯、无奈的艾瑞莉娅不同,辛德拉虽然一如既往的高冷,但亚索很明显的从她身上感觉到了一种异样的……沧桑。

    不考虑年龄、只看外貌,辛德拉很难和沧桑一词联系起来,但实际上,在见到孤独坐在废墟之中的辛德拉时,亚索几乎从她身上看见了宛若实质的岁月痕迹。

    到乡翻似烂柯人。

    而亚索能看出这一点,主要也是因为他继承了亚托克斯的记忆,从艾卡西亚之战到暗裔再到封印解脱,亚托克斯也和辛德拉一样,经历了漫长的沉睡。

    这种岁月如尘埃、将身躯掩埋的滋味,亚索可是再清楚不过了。

    有趣的是,在意识到亚索发现了这一点之后,辛德拉却难得的露出了笑容。

    无尽的岁月给她带来了无尽的孤独,但亚索的存在……却让这无尽的岁月多了一些不一样的色彩。

    虽然从某种意义上说,亚索和辛德拉的性格就是两个极端,但在辛德拉的眼里,只要都是长生者,那就够了。

    原本只是关心辛德拉状态的艾瑞莉娅和锐雯也见到了这难得的展颜一笑——二人先是一愣,随后顿时警惕了起来。

    同一个念头几乎同时出现在了她们的心里:有问题!

    但具体问题是怎么回事,这反倒不好说了——艾瑞莉娅和锐雯可体会不到那种恍若隔世的滋味,只看见辛德拉郁郁寡欢,结果亚索看了一眼就欣然一笑。

    这一幕剥离出来看,简直莫名其妙。

    不过,虽然不知道发生了啥,但艾瑞莉娅还是很机智的出动提起了话头,正好此行的终点是弗雷尔卓德,她干脆露出笑容,问起了亚索之前在弗雷尔卓德的经历。

    尤其是关于瑟庄妮的部分。

    而亚索本人倒是不怎么在意,面对艾瑞莉娅的问题,他几乎算得上是有问必答,有啥说话。

    结果关于战母、关于血盟的事情说完之后,锐雯和辛德拉都惊呆了。

    符文之地这种超凡世界,因为超凡力量的存在,男女之间大体是平等的——各个国家和地区的女将军、女领袖都层出不穷。

    但像是弗雷尔卓德母系社会一般……这就有点奇妙了。

    而且,战母会有很多血盟,这几乎就已经宣告了整个弗雷尔卓德“知母不知父”的状态,这种情况在其他地区甚至会被视为耻辱!

    比如在诺克萨斯,虽然男性和女性在法律和社会上差不多完全是平等的,如果某个贵族家庭的孩子不是男主人的血脉,那这股家族将会被视为下流家族,而孩子也得不到正常的贵族待遇。

    然而,弗雷尔卓德,恶劣的环境导致他们很难如别处一样抚养后代,弗雷尔卓德人为了能够生存下去,妇女的地位高的惊人——尤其是有着成功生育和抚养经验的女性,更是一个部族最宝贵的、最核心的人。

    亚索在学习弗雷尔卓德语的时候,和瑟庄妮也聊了很多关于这方面的问题,虽然期间瑟庄-->>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