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索的英雄联盟

【0633】 沉迷小说卡密尔(1/2)

    

    相较于前两卷的懵懂和成长,第三篇【青梅竹马】无疑是更加“青春”的一章。

    “我”在一座小城固定下来之后,终于见到了自己生命之中的那一束光——那是一个骄傲而聪慧的女孩,她总是面带微笑、总能猜到别人的想法和需求,而且,除此之外,她还是育恩塔尔一位长老的弟子。

    “在我的眼中,她第一次着妆后,额头的那一抹明黄要比记忆最深处,那属于太阳圆盘的光辉更加璀璨;她嘴角的笑意,就是初升皎月……”

    “可惜,我只是一个外来者,一个穷小子,一个不值一提的无名之辈,一个就算站在她面前、努力展示自己,也只能收获怜悯和同情的可怜人。”

    “我没有资格披上那一身流光溢彩的维达利安织物,也不懂他们驱役着火焰和大地的法门,那些讨好她的人可以大段大段的出口成章,而我甚至连对着她说话,都磕磕巴巴……”

    “有的时候,我真的想要往脸上涂抹厚厚的油彩,然后像是沙漠游民马戏团里的小丑一样,在她面前表演滑稽戏,这也许是能够让她快乐的唯一手段。”

    “但每当这个时候,我都会告诉自己,我是贾克·亚托克,是太阳的后裔,我现在只是一个穷小子,但我一定会有明天的——父亲说过的,就算是育恩塔尔长老团,也需要大商人的资助。”

    “而成为了资助者,我就可以与那些长老谈笑风生,黄澄澄的金子会填平我们之间的沟壑!”

    “就这样,在十三岁的时候,我终于第一次打心里地相信,金子是比廓兰德的水波更美妙的存在……”

    这部分内容主要来自于亚托克斯的记忆。

    在上位成为飞升者之前,他也曾经痴恋着恕瑞玛帝国的初代飞升者——被称为飞升武后的瑟塔卡。

    而这份痴恋,也正是亚托克斯一路努力的动力之源,他在窥见瑟塔卡之后,就以自由民的身份,加入到了恕瑞玛的军队之中,一路东讨西杀。

    可惜,当亚托克斯终于有资格站在瑟塔卡面前的时候,当初那个聪慧的公主,早就已经成为了恕瑞玛的女皇。

    恐怕除了亚索之外,没人会知道,亚托克斯曾经有过这样一段往事。

    正是依照着亚托克斯的记忆,亚索将这份无言的痴恋描述的极其透彻,这一卷也是他亲自动笔最多的一卷,其中的几首小诗,也正是亚托克斯偷偷写下、埋藏在心底秘密。

    虽然第三卷叫【青梅竹马】,但这一卷的起点却是一场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一样的单相思。

    在这一卷中“我”找到了自己人生的第一个目标,为了这个目标,“我”夙兴夜寐,用汗水和鲜血,打通了一条连同了艾卡西亚·恕瑞玛和以绪塔尔的三角商路。

    “那是我十七岁的生日。”

    “在我的生日宴会上,我终于再次见到了她——虽然她不认识我,但至少她为我而来。”

    “我踩着一片灿烂的金黄色,对她露出了排练过无数次的笑容,然后邀请她跳了一支舞。”

    “牵着她的手,我努力的追随着铃鼓的节奏、跟随着她的舞步。”

    “你好啊,我未来的……青梅竹马。”

    ……………………

    翻过最后一页,卡密尔难得的、感同身受的体味到了一种微妙的酸涩。

    灰夫人读过皮城的爱情小说——在皮尔特沃夫,爱情小说从来都属于大众流行的范围,在故事里,男男女女冲破枷锁,仿佛奋不顾身的飞蛾。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