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索的英雄联盟

【番外篇】 清水流过的沙漠(1/2)

    

    塔莉垭拿起水袋,狠狠地灌了一大口。

    虽然在剧烈运动之后喝水不是好习惯,但塔莉垭实在是太渴了——她刚刚开凿了一段渠道。

    清澈的可哈利河水沿着石幔渠道北上,正一点点的被她引入大塞沙漠。

    虽然只是简单的和亚索学习了月余而已,但塔莉垭学到的东西可不仅是魔法控制的小技巧,或者说,相较于魔法控制的小技巧,她更大的收获是“如何入手改造自己的故乡”。

    在遇见亚索之前,塔莉垭想的是“我控制不好自己的魔法,所以要远离家乡亲人,以免误伤”,而在和亚索学习之后,她却满脑子都是“我要用我的魔法,改变我的家乡”。

    至于怎么改变……

    最开始的时候,塔莉垭想的是追寻织母的脚步,她行走在沙漠之中,搜寻着一切关于织母的传说,但因为年代太过久远,这些口口相传的故事早就模糊不清了。

    这样一来,想要依托着织母之名行事的可能性就没有了。

    无奈的小麻雀只能换个手段,希望通过其他的办法来取得沙漠部族的信任,她热心的帮助所有人,但结果却不是很美好——沙漠部族都愿意感激她,但却没人愿意相信她。

    有的时候,塔莉垭也会心中充满无名怒火,因为这些人宁愿相信那些虚无缥缈的传说故事,也不愿意听从自己的建议,甚至有时候,她见到沙暴之后急匆匆赶去示警,而那些沙漠部族却会因为“没有完成祭祀”而拒绝离开、拒绝躲避!

    但即使如此,塔莉垭依旧没有停下脚步。

    既然织母能够成为所有人的信仰,那一定就有什么办法,能够把所有人团结在一起,只不过自己没找到而已!

    就这样,塔莉垭如一只不知疲倦的小麻雀一样,终日奔波在大塞沙漠之中。

    有的时候,她能借助路过商人们的斯卡拉什巨兽歇歇脚;有的时候,她需要饥肠辘辘的沙漠郊狼对峙;有的时候,她会拼尽全力从沙盗手里救出一群拾荒者……

    但更多的时候,她只是一个人搭乘着浮石冲,行走在这无尽的黄沙之中,那些被埋藏在砂砾下的石块,就是她最好的伙伴。

    粗麻的斗篷和围巾早已破旧不堪,叠满了大大小小的补丁,对于别人来说,这也许是狼狈不堪的表现,但在塔莉垭眼里,这些补丁却是一个个代表着认同的痕迹——它们有的来自于拾荒者的收获,有的来自于路过商人的感激,有的来自于沙漠部族的馈赠,每一个补丁的存在,都代表着塔莉垭有了一个朋友。

    塔莉垭相信,自己的朋友迟早会遍布整个大塞沙漠,而到那时候,整个大塞沙漠,所有人都会是朋友!

    而就是在这漫长的交朋友之旅中,塔莉垭才终于明白了很多问题——比如说,为什么很多人愿意相信传统,却不愿意相信自己。

    原因其实很简单,他们不敢做出改变。

    在贫瘠的大塞沙漠,沙漠部族没有试错的成本,也许按照传统会吃亏,但总归能够活下去。

    万一真的行差踏错,结果反倒可能是万劫不复。

    所谓“大塞”,在恕瑞玛语中本来就是“大沙漠”的意思。

    在茫茫沙漠之中,大塞沙漠本来就是面积最大、气候最恶劣的一个。

    生活在大塞沙漠之中的人,也都是曾经的恕瑞玛奴隶,在恕瑞玛帝国崩溃之后,他们不愿意接受奴役,这才来到了这片不毛之地,咬着牙关生存了下去。

    虽然时至今日,恕瑞玛帝国的余-->>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