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索的英雄联盟

【0035】 蝉·螳螂(1/2)

    为了能够找到一个落单的行商,烬可是花了很大功夫的——上次的放火烧山玩的有点大,以至于无极剑派那群白痴加大了巡逻,这使得烬几次三番半途而退。

    没办法,现在的烬还没有独自一人面对大量无极剑客的能力,那些剑客虽然脑子比较蠢,但至少认死理,只要烬在他们的面前露面,恐怕接下来就很难摆脱了。

    如果放在一个其他的时间,烬并不介意愉快的准备一出不一样的剧目陪着他们玩玩,但现在的烬满心都是那幅《绽春印象》,他感觉到艺术正在自己的血管中沸腾,作为一个真正的艺术家,他一刻都不愿意耽误,只想着代号自己的画笔,找到洛大师,尽情的绽放!

    事情总有轻重缓急,剧目也有主线和支线,烬很能分清这之间的区别。

    为了主线而忽略掉部分支线,这也是舞台剧的精妙所在。

    作为一个不怎么喜欢单纯利用暴力的人,烬会在不得不使用纯粹暴力的时候进行忏悔,这种忏悔无关对错,只是因为纯粹的暴力“毫无美感”而已。

    现在,在见到了这个行商之后,烬选择深深的鞠了一躬,然后表示自己即将开始这一段匆忙的支线剧情。

    然而,当他抬起头的时候,看见的却是一张完全不像是商人的脸庞,以及一抹难以遏制的狂笑。

    “你好啊,金魔。”亚索说出了一句剧本之外的台词,“终于抓住你了……这真是让我好等啊!”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烬一时间竟有了一些手足无措的感觉,这就好像是幕布拉开之后,导演却愕然的发现舞台上的成员没有按照自己的计划念出台词,而是转过头开始抗诉剧团不发薪水一样。

    演出事故!

    作为导演——或者说自认为是导演——烬试图控制局面,但下一刻他却意识到,这只是一段微不足道的支线剧情,他并没有为了这段剧情做足够多的准备。

    也就是说,他似乎只能依靠着自己的力量和自己手上的铁杖、腰间的飞刀来面对敌人了。

    突然的变故让烬迅速的从艺术家的狂热状态之中冷静了下来,他再没有了任何一丝一毫顶级艺术家的膨胀,转而开始以最谨慎的态度面对自己当前的挑战。

    也许……自己也可以试试做演员的滋味?

    几乎只是一瞬间,烬就调整好了自己的状态,他面带微笑的抬起头,看向了自己对面的亚索。

    “这位先生。”几乎一模一样的微笑出现在了烬的嘴角,仿佛落入陷阱的人不是自己一样,“我可不知道什么是金魔——我只知道,现在是我的舞台。”

    “精彩的对答。”亚索点了点头,“死不承认也算是给自己留下一条后路,虽然你是个变态,但至少不是个傻子。”

    语气里浓郁的讽刺味让烬忍不住还是皱起了眉头——亚索在察觉到了烬的沉着之后,已经换上了久违的【疾风小天才】,这种头衔在嘲讽敌人的时候有着出乎意料的作用。

    “看来,这位先生一定要维持这种无谓的误会了。”烬忍着心里的厌烦,一双眼睛死死的盯住了自己面前的这个锋芒毕露的家伙,“那么……说出你的目的好了。”

    可惜,亚索这次没有回答。

    下一刻,清晨的小路上,清风徐来。

    薄雾在风中消散,亚索的身形也随着这阵清风消失不见了。

    不好!

    烬已经在尽力的盯着亚索了,但他万万没想到,这种情况下,亚索还是能够在一瞬间就跑到自己-->>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