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索的英雄联盟

【0244】 白毛三号(1/2)

    瑟庄妮从来都没有想过,有一天她会真的爱上一个男人。

    作为打遍了同龄人、从来没有遇见对手的瑟庄妮来说,男人是部落中必不可少的家伙,他们意味着延续,但更多的时候,她更相信自己,相信自己才是最强大的。

    也许现在的瑟庄妮还比不上部落中的几个成年男性,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她相信自己会比部落中任何一个人都要强大!

    我将会成为凛冬之爪的战母,带领凛冬之爪战无不胜——这是她从来都未曾怀疑的事情。

    相较于其他年轻人,瑟庄妮的寒冰血脉觉醒的很早,当别人还在尝试着触摸臻冰的时候,她就已经能够带着长刀、独自一人离开部落去狩猎了。

    从心底里,瑟庄妮是瞧不上自己母亲·廓吉雅的——不仅因为她的软弱,更是因为她那愚蠢的“爱情”。

    是的,在瑟庄妮的眼里,爱情非常愚蠢。

    比如她的母亲,为了追寻一个四处流浪的家伙,抛下了战母的职责,放任凛冬之爪在竞争中逐渐衰败,这在瑟庄妮的眼里,无疑是不可饶恕的。

    比较起来,虽然外祖母希简对待瑟庄妮更加严苛,但她却打心底里更加认同那个老人的观念。

    凛冬之爪需要一个强有力的领导者。

    可惜,年老力衰的希简在廓吉雅归来之后,直接交出了战母的位置,这让瑟庄妮相当失望——她一直认为,自己和母亲不一样,自己才是那个更加适合领导凛冬之爪的人。

    然后,她遇见了亚索。

    这个至今都没有告诉她自己名字的男人,仿佛是一道弗雷尔卓德冰原从未有过的清风,直接吹开了瑟庄妮的心扉,当亚索狂笑着挥剑斩杀掉了一头又一头失者,然后面对着不灭狂雷仍然果断出剑的时候,瑟庄妮终于打定了主意。

    我要他。

    这个男人,才是能够有资格成为自己血盟的人!

    在之前,在瑟庄妮看来,血盟不过是为了后代的延续、为了人手的拉拢。

    但在见到了这个男人之后,她终于发现,原来血盟也可以是一种认可!

    瑟庄妮原以为轻描淡写的干掉苔原冰虫、反杀了冰之子的寒冰血脉就已经是极限,但真正当亚索以凡人之躯、直面神祇威严的时候,她才真正明白,什么是男人的魅力。

    当沃利贝尔的威势消失,二哈从地上爬起来之后,瑟庄妮的双手和双腿还在颤动——而这一次,颤抖的原因不是因为神祇,而是因为凡人。

    因为现在这个战后脱力,正在自己怀里的凡人。

    撑着雪橇爬起来,瑟庄妮喝走了想要来献殷勤的亚龙犬,直接一把搂住了这个家伙,然后以自己最为骄傲的寒冰血脉发誓。

    “你一定会成为我的血盟。”

    ……………………

    虽然瑟庄妮抓紧机会,打出了一击漂亮的直球,但很可惜,现在的亚索脑子并不是很清醒。

    使用猩红之月的面罩是有副作用的——面罩积蓄了大量失者身上的阴郁能量,最后被沃利贝尔的雷霆以为是凶手,一击劈碎。

    虽然那一道雷的目标不是亚索,但当面具碎裂之后,他还是惨遭池鱼之祸。

    现在的亚索浑身麻痹,脑袋也浑浑噩噩,虽然他事先也有想过沃利贝尔的雷霆和系统出品的面具哪个更强,但有了结果之后,他依旧得到了不小的反噬。

    虽然面具中大部分的负能量都被那一道雷劈掉了,但剩下的部分也够亚索喝一壶了,来自-->>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