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索的英雄联盟

【0239】 金毛败犬(1/2)

    虽然不是弗雷尔卓德人,但“血盟”是个什么东西,亚索还是很清楚的——没错,所谓血盟,就是丈夫。

    当然了,在弗雷尔卓德这个母系社会,一妻多夫是广泛存在的现象,尤其是对于一个部落的首领·部落战母来说,广纳血盟是出产稳定后代的条件,也是稳定统治的手段。

    不要说共享妻子的问题——在种族延续的问题上,尊严不值一提。

    但亚索万万没想到,瑟庄妮这一见面就来一句“你来当我的血盟”还信誓旦旦的做出了不知道为啥的保证……

    弗雷尔卓德人都是这么奔放的吗?

    乌迪尔不是说血盟誓言是很严肃的事情吗?

    这金毛丫头甚至都不知道我是谁,就要我当血盟,哪里严肃了喂?

    眼见着亚索一脸懵逼,瑟庄妮的表情越发严肃的起来。

    “我以我体内流淌的寒冰血脉发誓!”小猪妹完全板起了脸,生怕亚索不相信自己的话,“你虽然是我的第一个血盟,但我一定会做到的——哪怕赌上我的生命,我也会带你找到炉乡!”

    “……虽然,我,很想,找到,炉乡。”眼见着小姑娘摆出了一副你不给我个答案我就不走了的态度,亚索无奈安抚住了做出了攻击姿态的二哈,然后看向了瑟庄妮,“但是,这,不会,让我,出售,我的,身体。”

    亚索想说的本来是“还不至于让我卖身”,但弗雷尔卓德语本身的词汇就很匮乏,再加上亚索学的也不怎么好,话到嘴边就变成了这样支离破碎的单词。

    得到了亚索否定的答案之后,瑟庄妮有点懵了。

    她真的做梦也没想到,亚索会拒绝自己。

    不开玩笑的说,在弗雷尔卓德,成为一个寒冰血脉的血盟,对于任何一个男性来说,都是一份沉甸甸的责任和荣耀——这意味着他一定会拥有后代。

    (母系社会的弗雷尔卓德是最典型的知母不知父,一个战母的所有血盟都是孩子的父亲,他们都是孩子的誓父。)

    冰天雪地的弗雷尔卓德,诞生后代是一件神圣而伟大的事情,对于任何一个弗雷尔卓德人来说,自己只要有一个孩子能够撑过漫长的寒冬、活到夏日到来前的【命名日】,拥有一个崭新的名字,那都是无上的荣耀!

    也许有的女性无法生育,但寒冰血脉不会(除非出现了某些器质性损伤),正是因为这个缘故,成为寒冰血脉的血盟,对于任何一个弗雷尔卓德男人来说,都很难被拒绝。

    而在寒冰血脉中,瑟庄妮这种小丫头的血盟是所有血盟之中最棒的选择,如果能够和她诞下子嗣,那就意味着在自己战死之前,她可能只会有一个血盟。

    唯一的血盟,这可是很稀有的待遇。

    然而,亚索的拒绝却是如此的果断,这让瑟庄妮不由得想的有点歪——难道说,对方不相信自己是个寒冰血脉?

    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还大多是金色的长发,瑟庄妮的脸上露出了苦涩的表情。

    是啊,自己虽然是寒冰血脉的孩子,也是部落同龄人里最能打的,但至少到现在为止,自己还没能掌握臻冰,那些掌握了臻冰、能够使用臻冰武器的人,头发都会变成白色,但自己现在的头发却还是金色更多。

    迟疑了片刻,瑟庄妮拿起了自己的长刀,用力的握住了长刀的刀柄。

    “我会向你证明,我已经是一个寒冰血脉了!”

    说话间,瑟庄妮挥舞着长刀,径直劈向了亚索的身躯。

    这一刀来得又快又急,但在-->>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