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索的英雄联盟

【0194】 巨神信徒(1/2)

    当锐雯和塔莉垭还在针对乌泽里斯进行跨服吐槽的时候,亚索还在辛苦的进行着走访工作。

    这已经是亚索参观过的第四座神庙了。

    而四座神庙,虽然名义上说的是“供奉巨神”,但在实际上,被供奉的只有烈阳巨神一个。

    打量着这座金碧辉煌的神庙,亚索一面装着被这座宏伟建筑所震撼,一面在心里默默的计算着这里到底花费了乌泽里斯人多少黄金。

    来到符文之地后,亚索见过的宗教很多。

    在艾欧尼亚,宗教——或者说教派——并不是一种完全的信仰,而是更接近于处世哲学和人生目标,均衡教派的人一生都会为维持艾欧尼亚的均衡而努力;无极剑派的剑客永远试图达到传说中的无极之意;疾风剑派的剑客的终极目标则是己身疾风于一体……

    艾欧尼亚的这么多教派与其说是宗教,不如说是地方长老和人生目标的综合体,长老和僧侣们备受尊敬不仅因为他们的身份,更是因为他们是本地德高望重的仲裁者和话事人,是最基层秩序的掌控者。

    虽然艾欧尼亚的教派很多都传统甚至不知变通,但糅合了很多其他职责的情况下,你也不能指望他们做的更好。

    而和艾欧尼亚不同,比尔吉沃特——或者说蓝焰群岛——的宗教则是更加直接。

    一位不可说的概念神祇,一份坚守千百年的职责,一份永远不变的什一税。

    虽然娜迦卡波洛斯无情,虽然蛇母严苛,虽然祭司豪横,但就算是再桀骜不驯的海盗,在说起胡子女士的时候,也从不会有丝毫的不敬——毕竟娜迦卡波洛斯真正的展示过自己的威能,也庇护了蚀魂夜中的比尔吉沃特。

    这种更像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爱信信,不信也不能落下什一税”的教派极度真实,我不跟你讲哲学,谈洗脑——这些都是利益交换基础上更高级的上层建筑,只要你好好的缴一笔什一税,在蚀魂夜不做死我就保你平安。

    而且,就算你马屁拍得震天响,这一笔什一税也是不能免除、不能打折的!

    在亚索看来,蛇母的教派虽然行事霸道,但也很有可取之中,对于比尔吉沃特来说,没有蛇母的保护,就不会有这座千帆之城,从某种意义上说,蛇母甚至能够算上是比尔吉沃特的根基了!

    总而言之,无论是在艾欧尼亚,还是在比尔吉沃特,宗教都有自己积极的一面。

    但到了乌泽里斯……

    好家伙!

    这特么哪里是宗教啊,这根本就是一单独的利益阶级啊!

    这些来自拉阔尔的烈阳祭司有一个算一个,都打扮得人模狗样,身披颜色艳丽的红色长袍,胳膊上和腿上全是闪闪发光的金饰,仿佛下一刻就要脱口而出一大串的freestyle……

    深谙敛财之道的烈阳祭司用自己的伶牙俐齿从穷人的口袋里掏出最后一枚铜币,也将富人的陵墓变成神像上的镀金,他们说着“生来有罪”,宣扬着那一套原罪理论,让所有人都在惊恐中奉献一切。

    比尔吉沃特人对娜迦卡波洛斯也又尊敬又恐惧,但没有蛇母的庇护,就没有现在的比尔吉沃特。

    而这些烈阳祭司却完全不同,他们只是以口舌之利劝诱无知之人,搜刮一切,不事生产的过着人上人的生活。

    至于那些不信之人……

    他们会遭受到最可怕的打击,在这些祭司的身后,是拉阔尔人的拉霍拉克护卫,即烈阳教派的护教使者。

    这些精锐的战士不否认诺克萨斯的统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