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索的英雄联盟

【1005】 冷清、客人与欺骗(1/4)

    婚礼在紧锣密鼓的筹备之中。

    而作为当事人的亚索,除了在必要的“彩排”之外,其实并未将太多的注意力放在婚礼本身。

    相较于婚礼,他更需要在意的是即将开始的多边外交。

    虽然较之单纯来参加婚礼的嘉宾稍微慢了一些,但各个国家的使者代表团也已经陆续抵达了福光岛,这些使者也会参与到婚礼之中,而一次的婚礼,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亚索自我展现的一种手段。

    和上次多边外交会议期间相比,如今的福光岛可以说是冷清了不少——毕业实践之后,四组学生只有人数最少的一组回来了,这种情况下,整个福光岛似乎都被抽走了不少生机。

    更重要的是,第二组的学生现在依旧没有任何实质性的信息。

    那可是二百个年轻的孩子、二百个家庭的希望啊,对于人口捉急的福光岛来说,这些孩子在新生代中占据了相当一部分比例!

    如今,这些年轻人悄无声息的消失在了恕瑞玛的漫漫黄沙之中,生死不知……不久之前,亚索向家长们告知这一消息的时候,他们几乎要当场发疯了!

    不少根本无法接受这一消息的家长无力的跪伏在地,当场嚎啕大哭,他们有的咬牙切齿的斥责亚索,有的则是恳求亚索一定要救救孩子,然而亚索对此却只能无言的默默承受——事关艾卡西亚,哪有那么简单?

    场面濒临失控,这还是亚索没有带着贾克斯与卡萨丁一起出现的缘故。

    如果不是因为来到岛上的大多是颠沛流离的一代遗民,如果家长们不是被排挤的边缘人物,如果他们不需要在福光岛上抱团取暖,这时候恐怕就不是场面失控这么简单的事情了。

    至于亚索所说的“他们遭遇了一点意外、但终究会回来”这种话,顶多被人视为无奈的安慰,没人认为这些学生真的能够回来。

    但……不管怎么说,这件事最终还是平息下去了,福光岛除了有些冷清之外,倒也没有其他什么问题。

    ……………………

    首先抵达福光岛的,是诺克萨斯人。

    还是老熟人艾丽莎,这位女性男爵俨然有成为“诺克萨斯外交大臣”的趋势,根据亚索的已知,在斯维因亲率大军在泰利什尼和恕瑞玛人对阵的时候,艾丽莎一直在东北互保内部进行着外交活动。

    从皮尔特沃夫方面的一些传言来看,这位女男爵在很多地方都有着“很严重的间谍习气”,但因为局势的缘故,皮城人就算有所不满,但也顶多夹枪带棒的讽刺几句,而这种讽刺对于一个决心建功立业的北境女士来说,显然并没有任何实质上的影响。

    艾丽莎依旧出入“上流舞会”,并暗戳戳的用诺克萨斯的商业合同拉拢分化东北互保。

    手握大笔订单的诺克萨斯人在商人的眼里显然是香饽饽,哪怕商人们也知道和诺克萨斯做生意最后结果可能是与虎谋皮,但……商人嘛,吊死自己的绳子都敢卖,这种程度的合作,那也只是毛毛雨啦!

    东北互保内部,也并非没有其他如卡密尔一样清醒之人,但因为恕瑞玛局势的缘故,和诺克萨斯合作也算是目前东北互保的“政治正确”,哪怕是诺克萨斯用以拉拢内鬼的商业合同,在面对质询的时候也可以解释为“为了更好的集中资源应对恕瑞玛人的进攻”。

    至于为什么诺克萨斯会用高价收购钟表、玻璃制品和初级金属制品作为“战略资源”……别问,问就是军事机密。

    总之,挥舞着大笔订单的诺克萨斯人的的确确在东北互保内部拉拢了一个亲诺克萨斯团体-->>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