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索的英雄联盟

【0993】 血肉磨盘(1/2)

    中午的休息并未持续太久。

    虽然德莱厄斯巴不得这种休战来得多一点,但阿兹尔可拖不起——既然已经意识到了对方恐怕有些特殊的通道可以直插阿卡拉山脉,阿兹尔怎么可能不着急!

    所以,酷暑才刚刚有了消退的趋势,恕瑞玛的士兵们就又一次开始了集结。

    而这种大规模的行动显然是瞒不过城墙上的哨兵的,就在恕瑞玛人开始行动起来之后,城墙上响起了尖锐而凄厉的哨声,随后在城内休息、补充水分的诺克萨斯人迅速顶盔掼甲,列队之后爬上了城墙。

    战斗再次开始了。

    恕瑞玛方面,雷克顿并未出现在攻击阵容之中,似乎来自于暗裔的血肉魔法给他造成了不小的麻烦——当然,也不排除他是在暗中积蓄力量,准备致命一击的可能。

    内瑟斯缠住了德莱厄斯和德莱文兄弟,相较于横冲直撞的雷克顿,这位大学士阁下的武技只能说一般,但他掌握的很多奇奇怪怪的魔法技巧却很好的弥补了这方面的缺陷,哪怕德莱文不计消耗的掷出了大量飞斧,却依旧没有起到任何实质性的效果。

    而随着雷克顿的退出战斗、内瑟斯的纠缠,在仅剩下阿兹尔一个人带着沙兵攻城的情况下,恕瑞玛人的攻击效率开始直线下降。

    黄沙士兵的确不死不灭,只要阿兹尔魔力没有干涸,这些沙兵就会不断复生,然后悍不畏死的对城墙上的守军发起攻势。

    但仅仅依靠着这些沙兵,想要在崔法利军团的防御下拿下城墙,却依旧力有不逮。

    等到日暮时分,天色逐渐晦暗下来,阿兹尔也只是堪堪占据了城墙正面一段不足二十步的狭长地带,根本无法突破崔法利军团的防卫……

    眼见着日垂西山,阿兹尔就算再怎么不甘心,也不得不下令撤退。

    多满巨兽们在靠着城墙休息了一下午之后,终于得到了驭手的指令,摇头晃脑的踏上了归程,而眼见着敌人离开了城墙之后,诺克萨斯人顶多也只是丢出了几把长矛、几柄飞斧当作“临别赠礼”,然后就老老实实的开始收敛尸体。

    攻城战的第一天终于结束了。

    而按照双方的统计数据,诺克萨斯人伤亡近两千,恕瑞玛人伤亡四千。

    这还是双方都甲胄完整、战斗时有意识“兵对兵、将对将”、而且不愿意打烂仗的情况下。

    如果双方真的采取换家打法,德莱厄斯去恕瑞玛新兵里开无双、阿兹尔与内瑟斯奔着杀伤崔法利战士,今天的伤亡数恐怕翻倍还要不止……

    夕阳下,整个祖瑞塔的正面城墙都是一片触目惊心的殷红,恕瑞玛人的血和诺克萨斯人的血在夕阳的照耀下,比阿兹尔晶的颜色都要刺眼。

    而这,仅仅是第一天。

    ……………………

    祖瑞塔攻城战一经开始,就向着一天比一天惨烈的方向发展了起来。

    第二天的战斗里,虽然雷克顿依旧没有出现,但恕瑞玛人丧心病狂的采取了多面进攻的形势——要知道,在没有飞升者带队的情况下,恕瑞玛新兵面对崔法利战士的交换比可能达到五比一乃至十比一,这种摊开阵线、多面进攻的行为,会极大程度的提高恕瑞玛方面的损失。

    但哪怕如此,阿兹尔下达的命令依旧斩钉截的。

    “我不要伤亡数字,我只要祖瑞塔!”

    在这种情况下,第二天诺克萨斯人的伤亡和第一天持平,但恕瑞玛人的伤亡几乎翻倍。

    然后是第三天,雷克顿再次出现在了战场上,-->>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