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为田舍郎

第八十八章 与世无争(1/3)

        垂死病中惊坐起,我的大刀在哪里?

        宋根是个水货大夫,宋根生是个水货读书人,一家子水货,很好奇宋根生的祖父究竟是个什么成色,教子孙时难道是马马虎虎看起来像回事就行了吗?

        宋根也很心虚,治病这种事对他来说,一半靠猜,一半靠病人的八字硬,凑几种药吃下去,八字硬的说不定便挺过去了,八字轻的就挺了。

        “病了便要相信大夫,要吃药,不然病怎么会好?”宋根努力端起权威的样子。

        顾青没力气说话,额头仍很烫,把头偏过去不想理他。

        现在终于能体会丁家兄弟当初拼死也不让宋根治伤的心情了,俩兄弟造孽太多,宋根就是他们的报应。

        顾青觉得自己没干过坏事,不应受此报应。

        见顾青昏昏沉沉睡去,宋根叹了口气,但还是给顾青留下了许多药,而且每天的分量都用荷叶包好,非常细心。

        留下药后,宋根便离开了。

        顾青于是醒了,看着床头堆满的药,心里感动极了,但他还是决定……多喝热水。

        雪白的身影闪身而入,张怀玉走到顾青床前,目光里有几许关心的意味,伸手探了探顾青的额头,道:“发烧了?”

        顾青懒懒地嗯了一声。

        来者是客,顾青发着烧,但还是不能忘了礼数。

        指了指床头的一堆药,顾青无力地道:“寒舍简陋,无甚待客,喝药吗?自己去煎。”

        张怀玉噗嗤一笑,随即收回了手。

        “发烧容易治,多饮些酒就好了,喝醉后出一身热汗,第二日便退烧,第三日见好。”

        顾青叹气:“你以前难道都是这么草菅人命的吗?”

        张怀玉不满道:“我以前发烧就是饮酒治好的。”

        顾青觉得好无力,这年头个个都会治病,说起来都是一脸权威,其实全都是水货。

        “你……让我好好睡一觉,还有,帮我烧点热水……”顾青虚弱地挥手。

        张怀玉哼了一声,但还是听话地给顾青烧好了水,吹到温热不烫之后,一手将顾青搀起来喂他。

        “你啊,身子太弱了,这样下去会短命的,病好之后我教你练功,每日打熬身体,不容商量,就这么定了。”张怀玉斩钉截铁道。

        顾青没精神答她的话,连喝了两碗热水,感觉胸前背后隐隐有发汗的迹象,于是躺下盖上被子,沉沉睡去。

        张怀玉将碗收拾了,独自坐在顾青的床前守着他。

        窗外有一缕阳光透过窗棂投进来,光线里细尘飞舞,张怀玉托着腮,望着屋外银杏树枝在寒风中摇曳摆动,她的心情从未有过的宁静。

        在这个山村里住一辈子似乎也挺好的,比长安好。

        当初决定留在村里,是因为顾青这个有意思的人。后来,她渐渐融入了山村的生活。

        村民们已经不再害怕她冷淡疏远的表情,他们会很热情地打招呼,孩子们会围着她闹,要吃她从县城里带回来的糖霜和酥糕,宋根经常会送她几支当归,叮嘱她要用水煎服。

        冯阿翁常常-->>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