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为田舍郎

第七十章 两两生厌(1/3)

        剑南道节度使,大唐的十大藩镇节度使之一,论权力,剑南道几乎所有的军政民财大权一手抓,毫无争议的第一号人物,说是剑南道的土皇帝也不为过。

        幕宾亮出鲜于仲通的身份后,顾青震惊了很久。

        这是他第一次见到如此显赫的大人物,虽说他是穿越者,可毕竟是没开物理外挂的穿越者,见到这位土皇帝顾青不由一阵头皮发麻,尤其是上午还把他们忽悠进了深山,差点被狼吃了,理论上只要鲜于仲通一声令下,顾青下一瞬间就会被乱刀分尸。

        当一个姓咸鱼的人实际上并没那么咸鱼,甚至是官位显赫雄踞一方的诸侯,顾青能怎么办?

        除了行礼,还能怎么办?身份相差太大了,村霸与节度使,差了多少级?

        顾青不是愣头青,他不会在权贵面前用孤傲的姿态来表现自己的与众不同,那叫作死。

        “小子顾青,拜见鲜于节帅。”顾青老老实实躬身行礼。

        宋根生被鲜于仲通的身份吓了一跳,急忙也跟着行礼。

        鲜于仲通的心情不是很好,被顾青忽悠在山里转了一整天,又累又饿又狼狈,若非权贵的涵养气度,他早就下令弄死顾青一百次了。

        “免礼,你……离老夫远点!”鲜于仲通余怒未息地瞪着顾青。

        顾青只好后退几步。

        指了指顾青,鲜于仲通道:“老夫问你,我等与你无仇无怨,为何见面便将我们骗进深山?”

        顾青老老实实道:“节帅随从众多,进村便点名找宋根生,小子以为来者不善,故而骗了诸位,虽是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却也并非心怀恶意。”

        旁边的幕宾顿时眼泛泪花,这次被骗最遭罪的人是他。

        “并非心怀恶意?你知道我们有多苦么?”

        顾青的眼神同情且真诚:“骗你们之前不知道,现在知道了。”

        鲜于仲通深吸口气,努力让自己继续保持权贵的涵养。大唐如今的吏治有点乱,尤其是藩镇,可盛世的根基还在,表面上仍是无比开明繁荣,官员们也不可能对平民动辄刀剑相向。

        “罢了罢了,此事揭过不提。”鲜于仲通再次不忿地瞪了顾青一眼,转头望向宋根生时,表情却忽然变得如沐春风,眼神里充满了欣赏。

        “你便是宋根生?”

        “小子正是。”

        鲜于仲通脸上带笑,目光仿佛看着自己出息了的亲儿子:“昨日你在青城县酒楼作那首长短句时,老夫当时也在,不得不说,果真是好句子,哈哈,看来山灵水秀之地必有英才……”

        为了突出宋根生确实是个英才,鲜于仲通不怀好意地指了指顾青,道:“你比他强多了,老夫很费解啊,同是一个村的少年郎,做人的差距为何如此之大呢?”

        顾青眼皮跳了跳。

        宋根生神情萧瑟,仰头黯然长叹。

        鲜于仲通不解地看着二人的表情,道:“老夫说错了什么?”

        顾青急忙道:“节帅没说错,小子确实差了宋根生许多,往后必将……”

        话没说完,宋根生忽然拽住顾青的袖子,神情坚定地看着他:“我来说。”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