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为田舍郎

第六百七十八章 周宣中兴望我皇(大结局)(1/10)

        百官迟疑着各自散去。

        比武力,他们都是文官,可顾青手里握着兵权,不要命的话敢上去试试?

        比争吵,天子确实还活着,说什么软禁天子,天子本来也是从不出宫的,“软禁”这顶帽子暂时扣不到顾青头上。

        而顾青则一言击中了所有人的软肋。

        不想当官莫bb,赶紧滚蛋,能代替你们的人多如过江之鲫。

        简单粗暴的一句话,却令所有官员都收敛了。

        谁会跟自己的官位过不去呢?再说……这位顾郡王的脾气确实不算太好,一言不合就杀人的事他不是没干过。

        顾青倒不是威胁这些官员,他是真不在乎。朝堂的势力分布很复杂,但基本都要从出身来论,朝堂上有一半出身某个世家,还有一半是寒门学子金榜题名而入朝堂,无论怎样的出身,对顾青来说都不算什么。

        逼宫之后,朝堂是注定要经过一番清洗的,有些持敌对态度的人必须换掉,顾青需要一个上下一心的朝廷,不一定对他忠心,但敌人不能留,否则必是祸患。

        所以顾青对这些官员态度很强硬,因为这些官员已在他裁撤的名单中。

        朝廷需要精简减冗,许多官署的官员过于多余,迟早要裁撤的。顾青打算第一步便从裁撤官员开始,也算是给将来约束皇室子女和权贵立了一个风向标。

        冷冷看了面前百余名官员一眼,顾青转身走进前堂,边走边道:“诸官员有事要议可入内,若无事可说,便各自回署打理政务,朝廷不养闲人。”

        站在院子里的官员们面面相觑,以李岘为首的朝臣们犹豫了片刻,许多官员转身默默离去,还有些确实有事要议的官员则走进了前堂。

        不论对顾青这个一手遮天的权臣是怎样的态度,至少要做到公私分明,议政事的时候便不能掺杂私人感情了。

        于是李岘房琯率先走了进去,后面跟着一二十名官员。

        第二天朝会,李亨在太极殿露面了。

        李亨穿着黄袍,面容憔悴,一脸病色。

        坐在金殿内,李亨目光有些痴呆,望向朝班里的顾青时,视线畏缩且惊惧,显然昨日的逼宫场面给他造成的心理阴影不小,令他此刻都没缓过神来。而李亨的一脸病色也不是装的,而是实实在在被吓的。

        今日站在李亨身边的宦官已不是鱼朝恩,而是换了个不知名的小宦官。

        鱼朝恩自从在两军对峙时假传圣旨,乱了朔方军的军心后,便悄然而遁不知所踪,世上只有顾青知道他的下落,当然,对于立了功的人,顾青向来是不小气的,此时的鱼朝恩混得不错,顾青许诺过,待将来大事鼎定后,定会给鱼朝恩一份敞亮的前程。

        小宦官立于李亨身旁,见李亨朝他使了个眼色,于是扬了一下拂尘,上前尖声道:“传圣谕,昨日反贼余孽混入宫闱,意图行刺天子,幸得安西军救驾及时,未成大祸,着令户部拨付银钱肉粮至安西军大营,犒赏三军。”

        群臣表情木然,许多人心中冷笑。

        好吧,君臣的说辞都一样,这是把我们当傻子糊弄呢。

        还有许多朝臣则一脸悲怆。

        权臣强势,当天子的也不争气,听这前-->>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