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为田舍郎

第六百七十七章 风浪未息(1/5)

        在古代,成功的定义是什么?

        是金榜题名,是黄袍加身,还是封狼居胥,御谥文正?

        顾青不是这个时代的人,他有时候甚至都对这个时代感到陌生,这个年头的傻子很多,上位者几句惺惺作态的真情流露,那些草根之辈便傻乎乎地为他赴汤蹈火直至效死。

        这个年代的人同时很自律,无论是否读书人,人人都以“君子”的准则要求自己,“夜不闭户”“路不拾遗”,这些美好的词汇都是盛世江山里投映出来的影像。

        这个年代的人并不愚昧,只是在现代人的眼里看来,他们的道德要求太高,以至于看起来每个人都傻傻的。

        其实他们不傻,只是千年后的人们活得太精明了而已。

        道德准则高,善良又可爱,朴实又勤劳。这样的黎民百姓对统治者来说,已经是古今中外最温顺的子民了,为何各朝各代的统治者们还是不肯善待他们呢?

        或许,他们只是被华丽豪奢的宫殿关久了,身边逢迎谄媚的人太多了,渐渐地忘记了究竟是谁在供养着他们,对善良和温顺这些可贵品质更是不屑一顾。

        但顾青永远不会忘记,那一年的山村里,他在大唐度过的第一个中秋,各家各户手捧着可怜兮兮的干果和肉脯,送到他面前,唯恐他嫌弃,紧张而局促地解释,这些已是他们的所有。

        还有他大婚那天,城外一无所有的难民们倾其所有,为他送来的野菜,铁簪和枯草编制而成的同心结,同样紧张而局促地告诉他,这些已是他们的所有。

        礼物确实寒酸,然而“倾其所有”四个字的分量却比泰山更重。

        为了这些善良可爱的百姓,顾青必须打破这个世界,创造一个配得起他们善良可爱的新世界。

        原本只是将自己当成不属于这个世界的过客,人生百年后,尘归尘,土归土,千年后的人,也归于千年后。

        只是今生的种种际遇,与那颗天生的悲悯之心,让顾青走上了这条注定坎坷但渐渐辉煌的路。

        走出太极宫,夜幕已临。

        长安城的朱雀大街仍然空空荡荡,安西军将士清街非常彻底,百姓们没人敢违反安西军的军令。

        看着空荡荡的大街,顾青笑了笑,转头对韩介道:“告诉宋根生,让百姓商贾们出来吧,大唐长安本是不夜城,此时正应是热闹的时候,今日事发突然,倒是我对不起百姓了,以后尽量不会惊扰他们的生活。另外,让宋根生马上颁贴安民告示,用什么说辞他懂的。”

        韩介领命而去。

        顾青站在金水桥边,舒坦地伸了个懒腰,笑道:“走,回家去,该睡觉了。”

        …………

        京兆府的动作很快,长安城刚解除了禁足令,宋根生马上张贴了安民告示。

        告示是他与顾青早已商量好的,言称反贼余孽渗进宫闱,意图行刺天子,顾郡王临危受命,调遣安西军紧急入宫围剿反贼余孽,短兵交接之后,反贼余孽尽数伏诛,安西军功成身退,天子无恙,只是反贼余孽惊了圣驾,而致天子病倒,不日便可安康。

        告示写得很真实,仿佛有人站在一旁亲眼看着一切发生,告示贴出来后,长安城里有人不信,也有人深信,当然,朝臣们一个都不信,对于顾青与天家父-->>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