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为田舍郎

第六百七十五章 卸兵归降(1/5)

        太极殿前,两军对峙,随着李嗣业的一声令下,三千陌刀营将士将手中的陌刀挥舞起来,一场大战不可避免地发生了。

        “陌刀营,进——!”李嗣业扬刀嘶吼。

        黄昏日落,血红的残阳照映在雪白的刀刃上,折射出一片骇人的血光,如同地狱的熔浆。

        朔方军将士心惊胆战,步步后退,阵列出现了骚乱。

        他们也曾是精锐边军,多年来担任抵御北方突厥部落南下寇边的重任,北方辽阔的草原荒漠也曾是他们跃马扬刀保卫家国的战场。

        但是,今日在这太极殿前,朔方军与安西军两相交战,他们却胆寒了。

        军队的气势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却又确实存在的东西,许多有丰富经验的百战老将只要在战场上随便扫视远处的敌人一眼,心里便清楚这一战的胜负。

        老将看的无非便是双方的气势,气冲云霄之时,以寡敌众不是传说,而是必然的结果,数千年以来,许多著名的战役里往往有数十人扬刀策马追杀上千人,这也是气势。一支军队的气势往往代表着一场战事的胜负,当军队里最普通的军士也有了不死不休的战意,胜负基本已没有了悬念。

        眼前的安西军将士便是如此。

        作为一军主帅,顾青从未对他们说过安西军的未来,也未向普通的军士们灌输过任何信念,顾青只告诉过他们,安西军要做的,是让天下再无烽烟,有安西军在的地方,便是以绝对碾压的实力换取和平。

        “和平”是沾满鲜血的刀剑缓缓归鞘,是敌人站在面前却连拔刀的勇气都没有。

        将士们记住了顾青的话。

        每一次血战,都将它当成今生的最后一次冲锋,天下若无烽烟,便是太平光景。

        “太平”成了安西军所有将士的信念。

        此时此刻,朔方军果然失去了拔刀的勇气。

        是安西军骇人的战意震住了他们,还是鱼朝恩假传圣旨威胁将士从而乱了军心。

        原因有很多,此刻安西军的陌刀营挥舞起陌刀,与他们近在咫尺,朔方军将士只觉得自己面对着一座高耸巍峨不可征服的高山,他们连握兵器的力气都失去了。

        李嗣业满脸杀气站在队伍前列,两侧的令旗不停挥落,每一次挥舞陌刀营便向前推进一步。

        一步,又一步,如墙而进,所向披靡。

        朔方军将士在后退,一步,又一步,军心颓崩。

        顾青骑在马上,静静地站在陌刀营方阵的后方,冷眼看着步步紧逼的陌刀营,还有节节败退的朔方军,顾青眉头越皱越紧。

        都是军中袍泽,都是抗击过外侮的大唐王师,朔方军没做错什么,如果可以,顾青不愿多伤人命。

        眼前这个结,怎样才能以尽量避免伤人命的方式解决?

        思忖良久,顾青扭头对韩介道:“传令,调拨一万兵马,各自分兵五千,从皇宫芳林门和丹凤门穿插而入,对朔方军形成四面包围,两支兵马以盾牌为前阵,缓步拒止,尽量不伤人命,若敌军反抗便可杀之。”

        韩介领命匆匆退下。

        两支兵马很快从太极殿两侧绕行而过,顺利解决了芳林门和丹凤门的守-->>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