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为田舍郎

第六百七十三章 国无二主(1/5)

        兵围太极宫只是一个结果,然而过程却已酝酿很久了。

        很久了,多久呢?

        大概,从李隆基宠信安禄山,花萼楼那场奢靡夜宴,君击鼓,臣胡旋开始,从天宝十四载,杜甫路经奉先县,写下那首流传千年的“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开始,从叛军攻陷长安前,李隆基扔下都城百姓,仓惶逃窜蜀中开始。

        大唐的根基在这一个个开始里,已千疮百孔摇摇欲坠。

        顾青只不过在这座老旧的危楼墙壁上,轻轻地推了一把。

        子民的背弃,历史的选择,正义与邪恶的评价太单薄,老天不过是换掉了一个不称职的人而已。

        安西军入城后,长安城九门关闭,街上的百姓商贾尚不知发生什么事时,坊官武侯们便催促着人们赶紧回家,城内大街全部清空,任何人不得外出。

        太极宫内,钟鼓楼中,一阵阵急促的钟声敲响,钟声在长安城的上空悠悠传荡,正在官署办差或是在家休沐的朝臣们急忙穿戴好朝服,准备入宫面君,然而刚出了家门口,便被早已守候的安西军将士拦住了。

        安西军将士很客气,规规矩矩行礼,然后微笑着告诉这些朝臣们,城内出现了叛军余孽,正在制造动乱,顾郡王已下令全城封闭,任何人不得出门,以此排查余孽潜伏之地,将其一网打尽,请诸位朝臣安心在府中等候消息。

        朝臣们当然不信,太极宫的钟鼓楼那么急促的钟声,怎么可能只是几个叛军余孽能制造出来的动静?

        然而堵住门口的安西军将士行礼说话虽然客气,但他们坚定的表情告诉朝臣们,你最好乖乖听话待在家里,不要搞事情,否则你马上就会变成我们要搞的事情。

        客气而隐晦的警告,朝臣们懂了,目光震惊地仰望苍穹。

        顾青,终于动手了。

        沉抑许久的长安城,终于迎来了无可避免的巨大变故。

        天空蔚蓝,微风徐拂,是个好天气,这样的天气里做任何事都是适宜的,而今日的长安,君臣相戕,二主争辉,一切将有定论。

        大唐百余年国运,今日是否已走到了尽头?

        留在府里的朝臣们表情不一,有的幸灾乐祸,有的欣喜若狂,也有的痛哭流涕,众臣忠奸万相,在天空的蓝天白云衬映下,显得精彩万分。

        长安城内所有的街道很快被清空,京兆府的差役坊官和武侯们扬着铁尺,沿街高声怒吼,严厉地勒令所有百姓商贾马上归家,否则以谋逆论处。

        安西军将士驻守在各个街口,在每个街口布下了栅栏拒马,任何人不得通行。

        一阵阵急促而整齐的脚步声从城门渐渐传到大街上,百姓们躲在家里,隔着窗棂震惊地看着一队队披甲将士从街上匆匆路过,他们正在朝太极宫承天门方向汇聚。

        “要变天了!”一名百姓蹲在家中的窗户下,颤抖着对妻儿说。

        “是要变天了,从咱家屋外路过的便是安西军将士么?”妻子轻声道,神情却不见任何恐惧,只有几分看热闹的悠闲。

        丈夫显然并不轻松,点头道:“是的,他们是顾郡王麾下的安西军将士,眼下正朝太极宫奔袭而去,今日怕是……唉,早听说顾郡王有不臣之意,原以为是谣言,没想到……”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