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为田舍郎

第六十三章 一地鸡毛(1/3)

        打死顾青也没想到,宋根生这种老实乖巧的孩子居然敢捅马蜂窝,读书人疯狂起来也很可怕。

        不说不觉得,顾青此刻只感到后背发凉,与宋根生风驰电掣之时,总感觉背后一阵阵恐怖的嗡嗡声。

        当初与姚贵堂拼命都未曾如此害怕过的顾青,此刻竟也吓得头皮发麻,脚下发力,身形化作一阵黑烟,很快把宋根生甩在身后。

        同甘苦共患难的兄弟情当然是丝毫不掺假的,但,马蜂不行,马蜂是底线。过了这道底线,大家就是塑料兄弟。

        宋根生速度不如顾青,只能看着顾青一骑绝尘的背影,投以幽怨的目光。

        快跑到山脚下时,顾青迎面遇到闻讯而来的村民,村民们举着火把,远远见顾青跑来,领头的冯阿翁举手打招呼:“顾家娃子,山上究竟……”

        话没说完,嗖的一声,顾青一声不吭从人群中穿过,继续一骑绝尘。

        冯阿翁使劲揉揉眼。

        眼花了么?刚刚跑过去的是人吧?

        随即前方山路上,宋根生惶然跑来,边跑边朝众人挥手:“快跑!快跑!”

        村民们一愣,满头雾水但毫不犹豫转身就跑。

        冯阿翁腿脚不便,几名村民索性抬起他往山下跑去。

        一群人狼奔豕突鸡飞狗跳,狼狈地跑回了村子。

        …………

        宋根生蔫头蔫脑坐在顾家的门槛上,屁股不知挨了顾青多少脚。

        顾青喘着粗气,还是不解恨。

        “大半夜跑到山上捅马蜂窝玩,你很童真啊!”顾青指着宋根生骂道。

        宋根生不服气地小声争辩道:“你还强拉我一起看蚂蚁搬家呢,忘了?”

        顾青一滞,旁边的张怀玉噗嗤一笑,迅速抬头望月,今晚的秋风颇喧嚣啊……

        深呼吸,提醒自己不要跟书呆子计较,要以德服人,以德不能服人再动手……

        “好,你告诉我,大半夜的为何跑去山上捅马蜂窝,我需要一个合理的解释。”

        宋根生委屈地道:“我下午时分便待在山上没下来,一直等在那棵桂花树附近。”

        “你在等谁?”

        “等偷窥咱们瓷窑的人。”

        顾青冷笑:“等到了又如何?你手无缚鸡之力,别人两招便能打爆你的狗头。”

        宋根生垂头没精打采地道:“所以,我才移了一个马蜂窝,挂在那棵桂花树上……”

        顾青一愣:“马蜂窝是为了对付偷窥咱们瓷窑的贼?”

        “不然呢?我难道比你还童真,大半夜没事捅马蜂窝玩?”宋根生没好气道。

        “马蜂窝那么危险,你如何把它挂到桂花树上的?”

        “很简单啊,用外裳包住,挂上后扯下衣裳便跑。”宋根生说着说着,脸上渐渐有了几分得意之色:“然后我便躲在桂花树不远的地方,等着那个贼过来,等到子夜时分终于有了动静,我寻摸了一块石头,狠狠将马蜂窝砸落,然后扭头就跑。”

        顾青终于明白了,不由问道:“那个贼呢?”-->>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