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为田舍郎

第六百六十六章 孽缘良缘(1/4)

        缘分有良缘也有孽缘,顾青与万春公主的缘分实在很难说清是良是孽。

        见到顾青的那一天起,万春如同遇到了生命中无法逃脱的劫,一段原本应该非常美好的缘分里掺杂了政治与家族,它就成了孽缘,逃无可逃。

        微风入室,红烛摇曳。烛光下的一对新人却毫无喜气,相对无言。

        良久,万春打破了难抑的沉默,轻声道:“你……不掀开盖头吗?”

        顾青沉吟片刻,终究还是亲手掀开了她的盖头。

        一张绝色倾城的脸庞映入眼帘,今日的万春特意打扮过,薄施脂粉,唇艳欲滴,一双含着轻愁的眼眸顾盼流转,宛如青雀掠过湖面,留下点点涟漪。

        顾青屏住呼吸,怦然心动。

        无论各自怎样的身份立场,此刻仅仅只是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而这个女人,却是姿色倾城,不逊于杨玉环。

        顾青不是圣人,他知道此刻这个女人已经完全属于自己,天谕为凭,红烛为媒,一双夫妻一世人。

        昏暗的烛光下,万春的神情却没有任何女儿家该有的羞怯。

        眼前人是心上人,但这桩婚事却并非她所愿。此生仅有的终生大事,却潦草地成为了别人的工具和棋子,让这桩婚事蒙上了许多腌臜的本质。

        当年信誓旦旦说,若然遇不到意中人,情愿孤独终老一生,可见万春对自己的未来有着多么完美的期许,而今日的婚事,却完全不是她想象中的样子。

        见万春毫无喜色,顾青叹了口气。

        这是个心结,如果解不开,她今生都不会快乐了。

        转身走到桌边,顾青取过桌上的卺器,斟满了酒,递给万春一只卺,道:“公主殿下,该走的流程还是要走,你我且共饮合卺酒。”

        万春沉默地接过卺器,双手举过眉顶,与顾青互敬之后,万春将酒一饮而尽。

        顾青搁下卺器,看着摇曳的烛光发愁。

        接下来怎么办?

        这种心情和气氛下,洞房显然是不合时宜的,恐怕愈发会破坏心情,若是不洞房,女人的心思向来敏感,恐怕她又会胡思乱想,毕竟男女成亲而不圆房,对女人来说其实是一种侮辱。

        仔细斟酌了许久,顾青迟疑地道:“殿下,今日你我已是夫妻,既是夫妻,有些话不妨敞开了说……”

        万春垂睑低眉道:“夫君请说。”

        乍听她唤自己“夫君”,顾青只觉头皮发麻,说不清是喜悦还是别扭,感觉很奇怪。

        定了定神,顾青继续道:“殿下,我知这桩婚事非你所愿,其实也非我所愿,与你我的情意无关,里面掺杂了太多别的东西,让人心里不舒服,可是,已经走到这一步了,天家退无可退,我也回不了头……”

        万春对顾青的话似乎并不意外,只是轻声道:“夫君的意思,将来有一天,你还是会率军攻进太极宫,将父皇和皇兄杀了,最后取而代之?”

        顾青摇头:“别把我想得太坏,你既已是我的妻子,你的父皇和皇兄也是我的亲人,虽然我与这两位亲人关系敌对,但是为了你,我不会杀他们……”

        万春抬眼看着他,暗淡的眼眸里仿佛突然点亮了一线-->>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