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为田舍郎

第六百六十一章 援兵终至(1/4)

        禁军将领的血还在喷溅,无头的尸首仍在抽搐,张怀玉执刀站在鲜血中,眼中煞光毕现,宛如下凡的杀神。

        将领被斩,而且是被一个女人斩了,禁军将士惊呆了,失去了将领的他们不由后退了几步,一时不知如何反应。

        “顾郡王的王妃……”身后的百姓们也惊呆了,接着发出震天的欢呼声。

        “说杀就杀,是这个味儿,不愧是顾郡王的婆娘,哈哈!”一名胆壮的汉子大笑道。

        对禁军将领的死,百姓们竟无一觉得不妥,反而拍手称快。

        长安百姓对李唐王朝的感情颇为复杂,一方面仍有许多人怀念李隆基治下的开元盛世,另一方面,李隆基执政的前期与后期相差太大,也令百姓们感到失望。

        当初叛军攻陷潼关和长安,李隆基二话不说扔了全城百姓就跑,大唐的国都说扔就扔,连象征性的反抗都没有,天子仓惶逃去蜀中,朝野抵抗叛军的力量群龙无首,各路平叛军队成了一盘散沙,这也是造成叛军后来声势越来越大,越来越难以扑灭的原因之一。

        后来两位帝王父子前后回到长安,新即位的天子又做了一个令人心寒的决定,那就是借回纥兵南下,并许诺让回纥兵在洛阳城抢掠三日,为了自己的统治,完全不顾治下子民的死活,幸好顾青当机立断领军北上,将回纥人拦截在阴山之外,这才让大唐的百姓免了一场浩劫。

        顾青的所作所为早已被长安和洛阳的士子百姓争相传颂,安西军拦截回纥班师回京后,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隆重欢饮,由此可见民心。

        再后来长安城外十万难民陆续聚集,朝堂君臣不闻不问,只有顾青以个人的力量赈济难民,甚至不在乎难民听信谣言对他的误解和责骂,仍然一如既往地四处调拨粮食,战乱未平的隆冬时节,能够保住难民们在这艰困的时节里活下来,这是何等至高的功德。

        谁是真正的心怀天下,谁是真正的怜悯苍生,顾青与李亨的所作所为两厢比较,百姓们心头的那杆秤该偏向谁,已是一目了然。

        此刻张怀玉斩了禁军将领,百姓们欢声雷动,这便是最真实的答案。

        政治立场上,臣子和权贵可以不问是非曲直,一味地对天子效忠,因为他们是既得利益者,他们比任何人都不想打破现状。

        但百姓却不一样了,真正对统治者愚忠的百姓并不多,事实上他们没资格掺和改朝换代的游戏,站在旁观者的立场,谁当皇帝对百姓来说区别不大,但是看热闹的人,心里也会默默给这个游戏的主角们打分。

        尽管不能掺和,但主角的表现也会博来围观者的掌声或骂声,当然,最后不管谁胜了,他们都会服从胜利者。

        一千年后,异族的铁蹄踏遍江山,当朝天子吊死在煤山上,各地民间的反抗力量不绝,江山烽烟燃烧了两百年未熄灭,可终究大势已去,百姓们仍然乖乖地剃了头发,当起了顺民,反抗的终归只是少部分。

        民心就是这么现实,趋吉避凶是它的本质。

        将领死了,禁军将士却仍未退。他们皆是朔方军出身,李亨在灵州登基,朔方军是他唯一能掌控的军队,军中的将士对李亨也颇为忠诚,他们不会因为一名将领被杀而溃退。

        “郡王妃当街斩杀禁军将领,目无王法,何以为妃?”另一名将领站出来厉声喝道。

        张怀玉-->>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