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为田舍郎

第六十二章 子夜锣声(1/3)

        对敌人千万不能仁慈,否则将来乞求敌人仁慈的人是自己。

        吃过亏,上过当,挨过耳光才换来的人生教训,这是财富,比钱更重要的财富。

        顾青和冯阿翁商量了一下,二人确定了村民每日巡逻的路线和间隔时间,接下来只能等那个刺探瓷窑的人自投罗网了。

        做完了正事,顾青坐在桂花树下休息,阖目闻着缕缕桂花香味,有一种恍若隔世般的乡愁。

        前世某一年,班级组织秋游,也是在金秋的桂花树下,一位美丽的女子面带娇羞地告诉他,她今天恰巧也喷了桂花香水,还说她的嘴尝起来也是桂花味的,问他信不信。

        顾青怎么可能会信,于是很认真地给她科普,告诉她人类的唾液里含有蛋白质,有机酸,生物活酶和数量不等的病菌,任何一种物质尝起来都不可能是桂花味的,最后语重心长地告诉她要多读书,读对书……

        如今顾青回想起来,自己似乎忽略了什么……

        忽略了什么呢?

        是了,忘了告诉她,唾液的分泌是由交感神经和副交感神经控制的,不同的神经兴奋时,可引起不同的唾液腺分泌,这是很重要的知识点,居然忘了科普,也不知那位美丽的女子期末生物考试有没有及格,真是让人操心啊。

        这辈子如有机会再给人科普,知识点一定要全面。

        回过神的顾青仰头,不经意地一瞥,然后用胳膊推了推旁边的宋根生:“那棵结了金黄色和青色果子的是什么树?”

        宋根生看了一眼,道:“橘子树,这时节差不多快熟了,你想吃吗?”

        顾青摇头:“不想吃,我还是想吃肉,各种肉……”

        宋根生暗暗吞了口口水,似乎跃跃欲试。

        顾青站起身,按住了他的肩膀不让他起来:“还是我来吧。”

        “你就在此地,不要走动,我摘几个橘子去。”

        说完顾青慈祥地看了他一眼,上前爬树,爬树的动作很笨拙,显出努力的样子。

        野生的橘子没有想象中那么甜,带了一些酸涩味,顾青吃了一瓣便不想吃了,宋根生却吃得汁水横溅,很享受的模样。

        “盖村学的事你多费心,村学盖好了,县里请的先生也要来了。”顾青手上沾满了黄黄的橘子皮汁,嫌弃地在宋根生的衣服上擦了擦。

        宋根生嘴里塞满了橘子,像猪一样发出哼哼声。

        使劲咽下嘴里的橘子后,宋根生打量一番附近的地形,目光忽然集中在某一处,眼中闪烁着古怪的神采。

        顾青没注意他的眼神,脑子里仍在想关于村民巡逻的问题。

        他确实有经营石桥村的念头,自从中秋那夜以后,他发现自己对这个山村已有了归宿感,那么让这个村子因为自己的到来而富庶起来,也是自己的责任。

        瓷窑是他目前的生财基业,这个绝不容有失,那么在安全防范方面,必须要有全面的统筹,目前村民组织起来的巡逻队东一榔头西一棒子,漏洞特别多,顾青甚至能瞬间想出十种办法神不知鬼不觉地潜进瓷窑里,把该看的秘密看个干干净净。

        看来必须搞个什么东西出来了……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