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为田舍郎

第六百五十九章 最后疯狂(1/4)

        这是一场针对顾青精心设计的刺杀。

        在顾青身边防卫最薄弱的时候,在他心情最放松的时候突然出手,不得不说,时机和地点都选得非常巧妙,显然刺客不仅身手高明,而且背后有谋士策划。

        唯一有瑕疵的是,顾青仅仅从对方的手指便发现了不对劲,在刺客出手前便已有了防备。

        老者的匕首已出手,星点寒芒瞬间直指顾青的胸膛。

        二人此时相距不过数尺,数尺之遥便是生与死的距离。

        顾青面色不改,迅速往后退了几步,匕首离他的胸膛越来越近时,韩介的刀也后发而至,锵地一声将匕首磕开。

        与此同时,顾青身后的数十名亲卫也纷纷围了上来,他们拽着顾青往后疾退,退到亲卫们的包围圈外,然后数十柄刀指向老者。

        老者手执匕首,对亲卫的包围视而不见,一双阴沉的眼睛死死地盯着顾青所立的位置,眨眼间再次出手。

        顾青的亲卫都是多年的老兵,平日里经常演练,韩介教过他们当王爷遇袭时如何应对,早在老者拔出匕首的那一刹,亲卫们已迅速按以前演练的方式结成小阵,将老者围在阵中。

        无论老者如何突破,终归顾头不顾尾,一旦发动起来,阵内的每个方向都有刀朝他劈来。老者试了好几次都无法突破亲卫的阵势,反而将自己弄得险象环生,差点被亲卫的刀劈中。

        顾青站在阵势外,看着老者若有所思。

        如果这是一场精心谋划的刺杀,那么刺客的力量显然太单薄了,靠他区区一人,不可能完成刺杀任务,事非正常,敌人必有后招。

        顾青神情一凛,忽然大声道:“韩介,派人去调兵!”

        正在凝神对付老者的韩介一愣,顾不得迟疑,立马指着一名亲卫,令他脱离阵势,去最近的城楼调拨安西军将士。

        亲卫刚离去,韩介立马察觉到四周的空气不对劲。

        以老者和顾青为圆心,原本熙熙攘攘的长安大街上,此刻竟空无一人,冷冷清清前后已被清空,连远远围观看热闹的百姓都没有。

        这种激烈打杀的时刻,周围太安静往往不是什么好兆头。

        韩介心头一沉,下意识地脱口吼道:“分出一半人保护王爷!”

        亲卫们立马后退,包围老者的阵势也迅速变换,一阵猛烈如暴风雨般的攻击,待老者竭力抵挡过后,面前的阵势已经改变,阵势缩小了一半,仍将他牢牢围住,另外一半人已将顾青团团保护起来,每个人刀尖斜指,目光冰冷地注视着空荡荡的大街。

        顾青面无表情站在亲卫们的保护圈里,对于技击一道,顾青并不擅长,危急时刻他也不会做外行胡乱指挥内行的蠢事,他对自己的亲卫有着完全的信任,他相信亲卫们会用生命将他保护得滴水不漏,除非他们全都战死。

        顾青此刻的思绪却已飘向了朝堂。

        眼前空荡荡的大街令他感到今日的凶险非同一般。

        如此激烈的场面,大街上竟然没有一个百姓围观看热闹,这说明在老者开始对他刺杀之时,已经有人在大街的两端配合他,将街面清空了。

        什么人在国都长安有如此巨大的能量,能够瞬间清空整条街的路人百姓?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